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命运石之门:负荷领域的既视感 上(Chapter 1)  

2016-11-07 20:58:18|  分类: ┖石头门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hapter 1

1

2010/9/28
  从JR秋叶原站下车,沿着中央大道向北,末広町车站的十字路口向蔵前橋左折,从接下来的信号跟前的一个小巷进入的地方,就是大桧山大楼。这个四层老旧杂居一楼的『布朗管工房』(注:也可以译作显像管。但总觉得布朗管更中二一点)就是它的标志。
  在店里,老式的布朗管电视排满了整个墙壁。单身人士的经典14寸型、面向家庭的19 ~ 24寸型,带录像功能的电视机和家用游戏机内置的变种型,模拟高清电视的对应型,最新阶段的宽屏型。在它们的最深处,一台42寸布朗管电视如同王者一般镇坐着。重量在100千克以上,当然也还能看,但是耗电也十分惊人。放置这样东西的地方,估计只有那种还有收纳着压延金属条(注:大概是指金条吧这里)的金库,以及饲养大型淡水鱼的大鱼缸的豪宅而已了吧。这可是极其稀有的东西。
话虽如此,很少有人能在这类家电里发现古董的价值,『布朗管工房』现在也正在营业休业中。对消费者来说,这里的都是既不支付家电回收费也不能处理掉的大件垃圾。警察也经常因为怀疑这是非法投弃而前来盘问。但是其实也不能将它们称为垃圾,因为还有大桧山大楼的所有者这样的人存在。他用轻型卡车将这些布朗管电视进行了回收,每天都细心地为它们打扫灰尘,把它们擦得闪闪发亮(#1)。警察前来盘问的另一个原因是被称为Mr. 布朗的天王寺裕吾氏是个光头的可怕角色,有着像是漫画里那种从战场归来的佣兵一样的容貌。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心生惧意。
  在这样的『布朗管工房』的上面,大桧山大楼的二楼以非常低廉的价格租了出去。
  在阶梯前的邮箱上有一个名牌

  ——“未来道具研究所”

  这个房间是大约二十平米(注:原文十五叠,亦可译作两百尺)的纵长单间。进入玄关后的客厅里,有着沙发、矮桌、双门冰箱、电脑桌、以及一个大家合资的布朗管电视。左手边有着厨房和卫生间。虽然没有浴缸,但淋浴室还是有的。房间用手风琴帘(注:没查到这个的中文通用名称是啥……)隔开,帘子的对面是放着架子箱子一类东西的库房(#2)——Lab的开发室。
对讲机也没有响起,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玄关打开了。
  来的是给人轻飘飘的印象的少女。
淡蓝色的迷你连衣裙配上牛仔短裤,还有她那标志性的大帽子。(吐槽1)
  「嘟嘟噜……我回来伦~」(注:冈伦为okarin,欢迎回来为okaeri。这里真由理把两个合在一起变成了okaerin。吐槽2)
  「真由氏,欢迎伦来。」(注:至这里也是okaerin回答的。)
  紧贴在电脑桌前的青年,对走进Lab的女高中生——椎名真由理回以日常的问候。
「桶子君,冈伦呢?」
  「今天迟到了,或许不能来……他被教授叫去了。」
  桥田至——桶子回答道。
  他是东京电机大学的一年生。校园位于神田,在能够从Lab步行过去的距离内。
「冈伦,又去做什么事了吗?」
  「不是哦。因为他一直在住院,所以要给大学说明情况啦,补齐休息期间的课程啦,然后还有就是打算和这些一起给冈伦的……」
  「心理的护理那样的?」
  「自称Mad Scientist,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呢,我懂我懂。」(注:对不起我没懂)
  有着如同圆滚滚的熊先生的代谢症候群体型的桶子,似乎非常愉悦地将椅子同身体一起嘎吱嘎吱地前后摇着。

  『别开玩笑了!喂!别开玩笑了……!』

发泄着愤怒的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了起来。

  「哦,中钵酱啊。」
  桶子将视线向电影移去,屏幕上映出的是一个中年的日本男性。
  中钵博士主要作为评论员出现在电视上,通常作为伪科学知识份子为大家所知。
  这个人也曾在白天的 Wideshow(注:和式英文单词,指白天播放,内容为主要讨论演艺界的新闻和趣事的节目)里红极一时。
  「结果……为什么这位大叔会被抓起来呢?」
  「还没有被抓哦。虽然自称能制作时间机器,并以此推销自己流亡至俄罗斯,可是被拒绝了哦。」
  荧幕中将中钵从两腋下固定住的是外国人,背景里能看见西里尔文字(注:依照个人的理解,西里尔文字之于俄语,可类比拉丁字母之于英语。若有误望提出。)。
  画面中的是上个月中钵试图流亡至俄罗斯的事,最近被Wideshow一遍遍地拿来鞭尸(#3)。之前他暂时没有了音信,但最近似乎被强制遣返,便再次开始成为话题。并且中钵还有着与某件蓄意伤人事件相关的重大嫌疑。如果回国的话,他可能立刻就会被逮捕,因此有报道阵容摩拳擦掌地等待着。
  「因为着陆事故,寄存在货物室里的时间机器论文被烧没了。这什么借口啊。既然是自己的论文,就应该好好存在自己的大脑里啊常考。电视里的评语都是觉得他像在演戏一样但这其实是他的本性。@Channel上都把中钵当神明一样对待了。唔不过,这么慢慢地甩钩的话,帖子就钓不长了呢……但是,新展开ktkr!(#4)」
  桶子将网上对于『中钵流亡事件』的反应概括了一下。
  「桶子君,还看这个吗?」
  「不咯。」
  真由理换了频道,中钵的脸从电视上消失。她在沙发上坐下,摘下了帽子。帽子上别着一个崭新的徽章。
这是从这间未来道具研究所的创始者冈伦,冈部伦太郎那里得到的东西。真由理的徽章上刻着002,桶子帽子上那个一样设计的徽章则刻着003。
这是未来道具研究所所属的Laboratory Member(Labmem)的通用编号。
「冈伦,已经出院了真是太好了呢。」
真由理想起了自己比自己大两岁的青梅竹马。

冈部伦太郎,在两个月前——2010年7月28日,被刺伤了。

在秋叶原站前的广播会馆,被暴徒用小刀刺了腹部。
伤口很深,由于大量出血,如果救护车再晚到十分钟生命就有危险了。他的出院是前天的事情。
在暑假期间的时候不必说,甚至在9月开学后,真由理也一直悉心地照顾冈部。当然,没有到大小便都照顾的程度。(#5)「你是妻子吗?」(吐槽3)被朋友这样取笑了。但也因此,冈部能恢复活力让她格外开心。
「嘛,被刺伤的时候是在暑假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6)。现在回学校的话,应该可以刚刚好不落下学分。」
这时,大门的门铃响了。

  这时,大门的门铃响了。
  会这样一本正经地按门铃的,除了快递和披萨店外卖以外,大概就是催房租的房主了。
  但是。
  「!是小红莉栖啊……嘟嘟噜~」
  「哈喽。」
  在Lab门口站着的,是红莉栖。
  她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有一位教养的女性。
  虽然双亲都是日本人,但是她是在美国生活,同时也是在那边上大学。
  不对,虽然真由理还不太了解。牧濑红莉栖是维克托·孔多利亚大学研究生院所属的真真正正的研究员。跳级大学毕业,不到18岁便在『科学』杂志上刊载了论文,是学会中有名的天才少女。专业是脑科学。为了演讲活动——当然是作为讲师,在夏天的这段时间留在了日本。
  而那位学术界的希望的衣领上,正别着一枚LabmemNo.004的徽章。
  真由理和红莉栖的相遇,才是前天的事情。
  出院了的冈部伦太郎返回Lab的时候,有红莉栖陪伴着。对于天才少女意料之外的出现,正订阅着『科学』的桶子感到非常吃惊。
  在听了他们的话后——
  原来在已经过去的7月28日,牧濑红莉栖被歹徒袭击的时候,据说被某个青年救了下来。
  青年被小刀刺伤,歹徒逃走。红莉栖用手机请求了急救。紧接着,红莉栖不知为何昏了过去,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自己已经乘上了救护车。因为她倒在血泊里,所以被误当成了需要急救的患者。
  从歹徒手中保护了红莉栖的救命恩人,下落不明。
  调查后发现秋叶原在那一天并没有发生杀人事件,红莉栖抚摸着胸口松了一口气。但不知是因为隐私的问题,还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警察并没有告诉红莉栖那个青年的行踪。
  于是红莉栖开始在秋叶原漫无目的地徘徊。
  即使预定在8月返回美国,红莉栖还是依靠朦胧的记忆继续寻找着恩人。作为日本人来说瘦高的背影。有着邋遢的胡子,穿着陈旧的白衣的身姿……
9月26日。
  在车站前广播馆附近的马路上。偶然地,或许早就应该地,二人终于重逢。(#7)

*

  ——我一直在寻找你。想要为你救了我而道谢。

  同正在寻找的人擦肩而过的红莉栖,回过了头来。
  那位青年,很明显的,也是一副发现了她是那个时候被歹徒袭击的少女的样子。

  ——是我……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将暗红色的直型手机拿在了手里,青年对电话说起了话来。

  ——什么?你让我去保护她?哎呀,你还真是提出了个任性的要求。也罢,如果这也是选择的话。ElPsy Congaroo。
  ——ElPsy……?
  ——又见面了,克里斯汀娜。
  ——不,都说了!我既不是克里斯汀娜也不是助手!……欸?咦?

  强烈的既视感。
在拥挤的人群中。
  本应互相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两个人,却像是知心的好友一般,互相交流着。

  ——欢迎回来,吾之助手·牧濑红莉栖。不,克里斯汀娜。
  冈部伦太郎,再一次地自我介绍。
  自称着,狂气的MadScientist·凤凰院凶真——

*
  未来的事无人知晓。
  所以它才如同这重逢一般,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就在那时。
  红莉栖由于心中不断涌出的既视感——Dejave产生了「初次见面的怀念之情」这样的记忆矛盾,即使她因此而感到混乱,对他——冈部伦太郎的亲近感却更加强烈,同时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她不再考虑记忆的前后关系,只是将自己委身给这种舒畅的心情。(#8)
  极其理所当然地,红莉栖收下了Labmem的徽章。
  冈部说道。

  ——这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哦。

  被这个被他称为魔眼<ReadingSteiner>的能力玩弄至今,冈部伦太郎的灵魂终于到达了,在这片无处不在的时间与空间中,在这片宇宙中存在的唯一的可能性。但是,那是唯有一处没能选择的理想的时间数列
  红莉栖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那是,十分漫长的——
  这是,从此开始的漫长轮回的故事。

2
  顺路来到Lab后,真由理把大部分是香蕉的油炸的冷冻食品用微波炉叮了一下送入口中,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把针线拿在了手里。(#1)
  「椎名小姐……在缝什么吗?」
  在里面的开发室,桶子和正在嘠嚓嘎嚓做着什么的红莉栖向真由理搭话道,因为红莉栖觉得会做缝纫的女高中生在现在真的很稀奇。(吐槽1)
  「嗯。是衣服哦。」
  「『雷NET翔』的小耀酱(キラリ)的Cos服哦。」
正摆弄着配线的桶子,对真由理手上拿着的那块轻飘飘的布料是什么进行了说明。那是小学生女孩角色~~。明明没有拜托他,属性分析和萌点所在就从桶子的嘴里跑了出来。于是红莉栖将其封杀。
  「闭嘴HENTAI。」
  「咕。」
  然后红莉栖往真由理的方向走近了一些。
  「你喜欢Cosplay吗?」
  「哇,小红莉栖,知道的啊!」
  真由理坦率地高兴起来。  
红莉栖在美国生活了很久,同时还总是一副酷酷的模样,有一种与这种由秋叶原代表着的日本亚文化——游戏、动画、漫画之类的御宅趣味丝毫沾不上边的气氛。
  「欸……啊,嘛,只有知识而已。」
  「这是前些日子一个朋友穿着的。我正在帮他改呢。」
  「……漆原,对吗?神社的那位。」
  红莉栖想起了前些天被介绍给她的漆原琉华。
  那是真由理的同学,是一位有着黑色头发楚楚可怜的大和抚子形象的孩子。老家是在秋叶原一件神社,家里世世代代担任着这个神社的最高神官。(吐槽2)
  「没错没错。琉华氏啊,在前不久的活动里Cosplay出道了哦。」桶子注释道。
  「评价非常不错哦。麻由喜呢,看到自己做的Cos服被别人穿着,看到那些观众们开心,自己就会感到非常开心呢。」
  麻由喜,这是真由理的自称。
  「在人们面前穿着这么短这么轻飘飘的衣服,还拍照了吗?」
  红莉栖稍微有点不能相信。
  不愧是动画里的角色穿的衣服,有着现实里不会出现的配色。不过使用的布料质地却很好,缝制得也很精心,从中能感觉到真由理制作Cos服时非常认真。(#2)
  但是,那是带肩带的超迷你连衣裙(吐槽2)——根据刚才桶子所做的说明,那是如同神物一样的孩子的衣服。
  「搞定了。」
  桶子将组装好了的零件放在了开发室的桌子上。(吐槽3)
  底座、PIC(注:PeripheralInterface Controller,周边界面控制器)、晶体管等电子零件同矩阵型LED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大约烟草盒两倍大小的装置。
  「挺快的啊。」
  「当当当!未来道具9号机,完成咯!」
  真由理站起来,向客厅里放置的白板看了看。
  在白板上,桶子打印出的电路图和红莉栖的字一起对这个装置进行了概述。

  ——(暂定)未来道具9号机。

  「这个,是什么机器啊?」
  真由理如此问道。
  「是时钟哦。牧濑氏出的点子,我完成的电路图然后去零件店里转了转。」
  预算5000日元,用的是红莉栖的零花钱。5000日元对于学生和社会人来说,价值往往是不一样的。
  「桶子连时钟都能做啊。」
  真由理很是佩服。
  「中学生的我也能做出来哦,这是电子手工制作的基本嘛。」
  桶子展现出了不愧是电机大学学生的一面。他是个从黑客技术、魔改造、到工口游戏的攻略,从软件到硬件都很拿手的工程师。修理和手工制作是他擅长的领域。
  顺带一提,在开发室里还有着桶子的主机,那是在当下微型计算机时代里令人非常怀念的有名机型X68k(注:虽然试图百度,但最终只得到了“这是当时只有高富帅才买得起的计算机”这样的情报。这方面我不拿手啊……)。机体的内部则用比起目前的高端机也毫不逊色的别的零件代替。
  红莉栖将(暂定)9号机拿在手中
  就在桶子将空调适配器的电源插头连接上,打算打开手边开关的时候,玄关的门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位穿着白衣的青年。
  「什么啊,来了吗。」
  LabmemNo. 001——冈部伦太郎。
  「冈伦!教授桑说了什么吗?」(注:个人觉得这里的教授さん知识真由理的语癖,所以就直接音译。)
  真由理迎接了这间Lab的主人。
  「任务已经完美完成。经由本狂气的MadScientist·凤凰院凶真之手的话,欺骗“机关”这种事比呼吸还要简单……哇哈哈哈!」
  「又开始了……这个中二病。」
  「牧濑氏,都三天了,就习惯了吧。」(#3)
  桶子如此提醒她道。(#4)
  在冈部伦太郎的发言中,用专用浏览设备把凤凰院凶真啦“机关”啦之类的用语直接排除掉比较好。回帖的话你就输了。就像是这样的发言。
  被这么提醒后,红莉栖似乎连和这位自称MadScientist的人目光相接都不愿意了。
  在广播会馆仓库戏剧性地相遇——在那两个月后,二人如同命中注定的恋人一样再次邂逅。然而仅仅在三天的时间里,红莉栖对冈部的支持率就急剧下降,一不留神就要扎进地面了。
  走进开发室的冈部,在瞥了一眼白板后,便开始兴趣盎然地凝视起红莉栖手中的装置。
  「唔……这就是你设计的未来道具9号机吗?助手哟。」
  「都说了不要再说什么助手了……!这不都是因为冈部说这是成为正式的Labmem的考核吗。」
  开始这样一个机械的制作是因为冈部提出的课题。
  「只有小红莉栖有考核吗?」
  「?难道大家不都是合格后才成为Labmem的吗?」
  面对红莉栖所说的话,真由理和桶子相互看了看后,摇了摇头。
  「什么……骗人的吧!」同时红莉栖瞪向面色潮红的冈部,「难以置信!笨蛋吗!想死吗!」
  「哦哦?路易斯酱的名台词ktkr!」(注:奇怪,不是路易斯碳来着吗……)
  从红莉栖的口中跳出了意料之外的网络固定句型,桶子对此产生了强烈的反应。
  红莉栖只好干笑着闭上了嘴巴。
  「才不是骗人。本来……!我们Labmem的等级就很高。在那边的是吾之右臂,<My·Favorite·RightArm>,超级嗨客……」
  「是超级骇客吧常考。」
  桶子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嘟囔了一句。
  「005号的桐生萌郁的能力是<闪光的指压师>(ShiningFinger)!006号的漆原琉华是妖刀<五月雨>的使用者。然后007号的菲利斯·喵喵有着从特兰西瓦尼亚(注:Transylvania,吸血鬼的故乡)的真祖那里继承的奥义<死之魅惑>……!」
  <闪光的指压师>指的是桐生萌郁由于重度的手机中毒而练就的在数字键盘上的高速日语输入能力。妖刀<五月雨>则是在秋叶原武器店里用980日元买的仿真刀。经常配合冈部的妄想的菲利斯也不能够忽视。(#7)
  「那,椎名小姐呢?」
  「真由理,是吾凤凰院凶真之人质。哇哈哈哈!」
  冈部发出了比之前更讨人嫌的笑声。
  「…………?」(吐槽4)
  人质——是这样的设定。
  真由理似乎并不讨厌自己被称为人质,同时还niconico地笑着(注:其实就是笑眯眯的样子,但总觉得niconico更传神)。红莉栖虽然很在意,但也必须将之无视掉。
  「然后,本凤凰院凶真的左臂里有着封印——」
  「昨天说的是右臂吧?」
  「…………(吐槽4)吾乃眼中寄宿着魔眼<ReadingSteiner>的男人!哇哈哈哈!」
  「这家伙,很轻松地把前面带过去重新说起来了啊。」
  红莉栖放弃了,只希望能把试验的审查什么的赶紧完成。
  冈部重新看了看白板。
  「哼……根据这个电路图,这好像是时钟的一种。但如果是想要知道时间的话,Lab里的时钟以及手机上不是都有吗?」
  「当然,不只是时钟。」
  作为天才少女的红莉栖,才不可能制作出暑假手工作业水平的东西。
  「如果不是有着相当水平的发明的话,我可不会把它加入未来道具系列哦。」
  历代的未来道具,比如用玩具光线枪改造的打开电视的遥控器,利用吸尘器的排气做出来的干燥器,在荧光灯里加入了血浆的剑之类的,全都是些彻底无视了实用性的发明。
  「那么就来发表(暂定)9号机的功能吧,桶子!」
  「我按。」
  将电源开关打开给机器通电后,3个并排的矩阵LED每个显示出2位数字,一共6位数字的光显示了出来。
  ——FF FFFF

  矩阵LED显示出6个F。
  「呐,小红莉栖。这个时钟坏掉了哦?」
  真由理指出道。
  「不,这样就好。正如同设定的一样。」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找来零件组装起来的。」
  桶子自满地说道。
  「冈伦,你明白吗?」
  「唔……」
  冈部窥探着红莉栖的神情。
  「这台未来道具9号机,并不显示时刻。」
  「那么这就不是时钟,也不能这么说对吗?」
  冈部沉吟着。
  红莉栖在起居室里走起来,将电脑桌旁边的『那个』拿在了手中。
  中间变细的玻璃管内,有色的沙子簌簌地开始掉落。
  「椎名小姐……这个,是什么?」
  「沙漏!」
  真由理回答道。
  「没错,这也是时钟哦……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这些沙子完全掉落的时间却是可以测量的。」
  随后红莉栖重新展示了9号机。
  「——看。这个装置显示的是六位数。那么六位数能表示的最大数是?」
  「个,十,百,千,万,十万……99万9999!」
  屈指计算后,真由理回答道。
  「回答正确……但也不正确。」
  「欸~?」
  「唔,对不起。这个问题的条件不充分呢。这台9号机能够表示的最大数字是多少?答案已经显示在这里了。」
  「但是小红莉栖,这些并不是数字啊?是文字啊?」
9号机显示出来的是6个『F』。
  「唔,这也是数字来着。FFFFFF……换成十进制的话是1677 7215(注:此处用中文习惯断开数字以祝观看。顺带一提,这是16的6次方减1,同时也是烧烧烧烧烧烧的意思)。」
  正这么说着,矩阵LED的显示就发生变化了。

  ——FF FFFE

  「最右边的F……变成E了哦?」
  「16进制吗……!」
  冈部小声沉吟道。
  点了点头后,红莉栖继续说明。
  「16进制就不用过多说明了吧。16进制就是1、2、3、4、5、6、7、8、9、A(10)、B(11)、C(12)、D(13)、E(14)、F(15),到这里为止是一位数字。也就是说16进制的『F』是10进制的『15』。进位后16进制的『10』应当是10进制的『16』。」
16进制的FFFFFF是10进制的16777215.
16进制的6位数,如果将000000的状态计算在内,一共可以表示1677万7216个状态。顺带一提,换成2进制的话是1111 11111111 1111 1111 1111。24进制的话,就是所谓的24bit。
  「现在FFFFFF变成了FFFFFE,用10进制表述的话就是从16777215变成了16777214。Countdown(倒数)……这个装置其实是一种计时器哦。」
  根据贴在白板上的电路图,(暂定)9号机的功能,确实只有这些。
  「到底几秒、几分倒数一次?变成000000的所需时间是多少?无论使用性能多么高的震动子,时钟都是一定会产生误差的。」
  冈部一边扮演着凤凰院凶真,一边尖锐地指出这些问题。
  「包括负责编程的我在内,谁也不知道它归零的时间哦。」
  据桶子所说,这个装置就是被设计成这样。
  「所以说,」红莉栖像美国人一样耸了耸肩膀,「这台9号机,并不是为了测量此时、亦或此地的时刻的装置哦。闰年闰秒这些也没有考虑。虽然变化无常,但它只能不断前进……」
  红莉栖将9号机和沙漏分别放在左右两只手上。
  「——换而言之,这台9号机就是一个放入了1677万7215粒沙子的沙漏呢。而现在仅仅落下了一粒。」
  「一千六百六十七万……虽然在不断掉落,却是时间非常长的一只沙漏呢。」
  「是啊椎名小姐。而且还是『绝对不会出错的时钟』。」
  红莉栖微笑着。
  「明明不知道时刻却不会出错吗?麻由喜不是很明白。」
  真由理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就如同沙漏中的沙粒落下后就无法再回来一样。这些16进制的沙粒都向着一个方向不断流淌。正如同时间一样……」
  这是有着1677万7215颗沙粒的沙漏。
  红莉栖注视着伦太郎。
  时间是不可逆的。
  量子等级以及纸上的计算暂且不提,这是身为科学家的牧濑红莉栖——也就是现代科学界主流的看法。
  「读不出时间的没用的时钟吗。真像是天才少女拐弯抹角的作风。」
  冈部用鼻子哼了一声。
  「现在我借用某人的话。这是显示历法的时钟——与60秒成1分,60分长针转一周,12小时短针转一周,24小时作一日的历法不同。这正是从那与地球的运转相关联的世界的绝对支配构造中脱离而出的的计时器!」
  支配构造。
  从这段话中可以听出,冈部——凤凰院凶真明显地对这个装置有了兴趣。
  「难道说,那个(暂定)9号机所显示出的数字正是,神的……『宇宙标准时刻』的话……」
  「这样也可以,没什么。」
  红莉栖并没有太拘泥于命名。

  ——像是知心的好友一样

  牧濑红莉栖造访未来道具研究所的Lab,难道不过是两天前的事而已吗?
  在秋叶原再会的冈部将真由理和桶子介绍给了她。
  还有在『布朗管工房』打工的桐生萌郁。
  在柳林神社的漆原琉华。
  在女仆咖啡馆『MayQueen× 喵喵』(注,其实是MayQueen× 喵^2,但是这样也太麻烦了)向红莉栖说「欢迎回来喵,大小姐」的自称菲利斯喵喵的秋叶留未穗。
  对于他们Labmem。
  对于冈部伦太郎……
  红莉栖并不觉得是初次见面。
  没有想到过这些。即使思考也不明白。自己之前造访过这个Lab不是吗?自己作为未来道具研究所的成员,和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时光不是吗?

  既视感。
Dejave——记忆的分歧(Gap)。

  那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心里这份来源不明的怀念之情,却格外真切。(#5)
  也因此,无论冈部露出多么让红莉栖生理上感到反感的态度,红莉栖的视线总是为那个白衣青年所吸引。(#6)
  那个青年或许能知道,她胸中这份痛苦的答案。
  「…………唔!」慢慢打开冰箱的冈部,混入演技地呼喊道,「怎么会有这种事!一点都没有了吗!」
  「欸?什么东西……」
  强行转换了话题方向,冈部的言行让大家感到了困惑。
  「被选中之人的智慧饮料Dk.Pepper,没了!没有了!桶子——」(注:现实为Dr,本作为Dk。)
  「因为喜欢才喝Dk.Pe的只有冈伦哦。」
Dk.Pepper是一种发祥于美国的碳酸饮料。很甜,含有樱桃味的香料以及独特的药味,是一种消费者对其评价好坏参半的饮品。
  「啧……因为补给停滞的话。那么助手哟!现在开始履行义务执行任务。为了确保重要物资的安全,你要和我同行。」
  「啥?为什么我要……比起这个,我的试验到底怎么样了啊!」
  「行了来吧!」
  抓住红莉栖的手腕,冈部将她强硬地带了出去。
  桶子用发呆的表情目送他离开。
  「冈伦……和她的身体接触很多啊?」
  桶子和女性接触的经验很少。
  严格来讲,是没有。像他这样没有女朋友的时间和年龄一样长的青年到处都是。这对冈部来说本应也是一样,当然青梅竹马的真由理是个例外。他们也从没听说过他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的事。
  「冈伦和小红莉栖,关系真好呢。」
  「……啊!难道说冈伦,已经把处男的外衣脱掉了吗?是这样吗?」
  无视了发出寂寞悲鸣的桶子,真由理微笑着守望着他们二人。

3
  东京的9月是严酷的残暑。即使如此到了夜里,在能听见植被底下潜藏着的虫子发出的微弱声音的同时,凉爽的风却让人感觉像秋天一样。
  红莉栖的服装,是用学校的制服改出来的衣服。
  暑假前,红莉栖因为『某个原因』短期地在以大小姐高中闻名的菖蒲院女子学校逆留学。对于将高中直接跳级过去她来说,这段在祖国的高中生活也相应的是非常令她印象深刻的体验。
  其中红莉栖尤其中意那一身制服。
  在所属的大学的脑科学研究所,大家总是穿着白大褂,往往就对服装变得不在意了。红莉栖本来打算是在日本把衣服买齐的,结果却是买了几套菖蒲院的制服。不久后她便意识到,在日本的时候无论是逛街还是演讲时站在讲台上,18岁的自己无论正装还是休闲装都穿着制服。不过其中有一套,因为自己在7月28日发生的那个事件中弄得浑身是血而没办法穿了。
  那是冈部伦太郎的血。
  「你要去哪?」
  「……」
  冈部在Lab附近一所公园里的长凳上坐下。
  看他似乎是想让自己也坐下来的样子。于是红莉栖便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坐在了同一张长凳上。
  「果然,在这条世界线上你也热衷于@channel。」
  冈部一上来就发表了爆炸般的发言。
  「你……你突然说什么啊!为什么我要……」
  「很快桶子也会注意到咯,『栗悟饭与龟功波』哟。」
  「什,什……!」红莉栖的表情凝固了,「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笔名会……!难道你是超级黑客吗!啊……!」
  红莉栖将嘴堵住,但已经晚了。
  「我知道。虽然……与其说是我知道,不如说是我记得。」
  冈部嘟囔着。
  如果剥去牧濑红莉栖这个天才少女作为维克多·孔多利亚大学的研究员这个表面资料的话,她其实是个重度的「岛民」——稍微有点被施以偏见网民。她总是泡在这个日本最大级别的匿名论坛『@channel』里,用『栗悟饭与龟功波』这个假名在科学版等版块里重复着带有挑衅意味的发言。也就是所谓的老司机(注1)。在说话的某些细节之处,她会不经意地冒出网络语言,这正是@channel中毒的特征。
  「这也是因为别、的、世、界、线、的记忆吧?」
  就好像大脑被窥视了一样的感觉,红莉栖皱起了眉头。
  “别的”,“世界线”。
  「嗯。」
  「冈部……我想和你谈一谈。关于你所活着的时间轴上的事,关于你所经历的循环(loop)以及逃亡(escape)的事。」

*
  最终。
  如果要将前因后果详细地描述出来,那么它一定会占据与描述天地创造的叙事诗一般的篇幅。能够将一切回忆起来的,只有<Reading Steiner>的拥有者而已。因此,这里只简略地摘录下最精简的一样东西。那便是——

  未来道具8号机『电话微波炉(暂定)』。

  那是,一切的开端。
  未来道具研究所开发的『电话微波炉(暂定)』,是一种有着能够将短信送往过去的功能的时间机器。
  原本的『电话微波炉(暂定)』,是将Lab里配备的电子微波炉同手机连在一起,将用打电话的方式控制电子微波炉化为可能的东西。使用方法,是首先给那部与电子微波炉连接的手机打电话,按照语音提示输入叮的时间(秒)。比如说两分钟的话,就输入『#120』的数字。这样就可以远程地操控微波炉。也就是预先将东西放在微波炉的转盘上,回家前打一个电话,到家时解冻和加热就都完成了的构造。此外,这到底是让事情方便了还是更麻烦了就没办法考虑了。
  然而,这个发明造成了异常。
  应该是常温的『多汁炸鸡No.1!』放进『电话微波炉(暂定)』却回到了冷冻的状态,而香蕉则成为了绿色的胶状。
  决定性的事件,正是在2010年7月28日发生的。
  那时桶子正将自己的手机连接着『电话微波炉(暂定)』,以终端模式(Terminal Mode)进行着调整。在那时,冈部偶然地向桶子的手机发送了邮件。于是——根据桶子手机里留下的记录,冈部发送的邮件被桶子在五天前收到。
  邮件被送到了过去。
  只有区区36字节(byte)。换做邮件文字的话只有全角的六个文字×3,虽然只是这么一点点的情报量,但邮件确实已经到达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时麻烦的问题发生了。只有冈部认知到那封邮件是从7月28日逆行发送到了5日前。而桶子则有着这封邮件是7月23日,当然是从冈部那里,送达的记忆。此外,桶子的手机有着收信记录,但是冈部手机里的发信记录却消失了。
  冈部关于这件事对红莉栖进行了说明。「向过去发送邮件的结果,就是世界线发生了变动」。然后「沿着这条变动了的世界线的前后关系会被重构」,「所有人的记忆也会被改变」。
  记忆会……!
  冈部用『电话微波炉(暂定)』向过去发送邮件的结果,将其产生的影响全部反应出来的话,那就是全人类的记忆都被改写,而且是自动地。
  「但是冈部……只有你记得。」
  红莉栖尽全力地理解他的话。
  「能够让记忆跨越世界线……并让其延续下去的能力,就是<Reading Steiner>。」
  「然后桥田先生和椎名小姐,也就是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全都忘记了。你是这么说的对吧。」
  红莉栖回想起了昨天的说明。
  本来所谓的世界线——是替代量子力学中的哥本哈根诠释以及埃弗雷特诠释(注2)的理论,在2036年的时候被认为是定论。
  真假暂且不论。
  世界线,是根据因果和逻辑的前后关系而构成的一个没有矛盾的时间轴。
  世界,是这些无数的世界线的聚合体。
  世界线聚集成束,则称之为世界线收束范围。Attractor Field,常常被比作拧在一起的线。不同颜色的一条条细线(世界线),缠在一起成为了一条粗线(Attractor Field)。
  世界线就像这样,作为无数的可能性,以互相重叠的状态存在。
  细线与细线之间是可以移动的。假设有时间机器之类的东西的话,在无数的世界线中进行选择,将过去改变,重新来过也都是可以做到的吧。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SF(注:科幻)里随处可见的多重世界,也就是平行世界理论。但根据Attractor Field理论来看,同时存在的世界线总是只有一个。基于某种契机——也就是被送往了过去的邮件等等原因,世界从细线A迁移至细线B(注:原文为A-A’,个人觉得这个表示法虽符合数学习惯但并不对读者友好,故改为A-B,下同),细线A上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变成了「没有发生过的事」。根据改变过去的程度不同,细线B的时间轴的前后关系会自动地重新构筑。
  此外,虽然在各个细线中的事情在微观层面上或多或少有着不同,但是从更宏观,也就是从粗线(Attractor Field)的角度来看,某种程度上,其内含的细线(世界线)全部在宏观层面上被束在一起。这些不可避免的重要节点被称为“收束”。比方说,特定人物的死亡之类。
  即使试图回避收束,世界也会进行阻止。
  这就像是拨动弓弦,虽然弦会震动,但固定的两端却并不会。收束,就是即使向过去送去邮件的警告之类也无法轻易回避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命运。如果一个人迎来了危及生命的收束,那么等待着他的——只有无止禁的细线B,以及虽然过程不同但已被确定的死亡。
  此外,从社会整体的角度来看的话,例如在Attractor Field α中300人委员会建立将全人类支配的『绝望乡』,又例如在AttractorField β中数十亿人死于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些也是收束。
  可以说Attractor Field理论是集平行世界理论以及决定论之大成于一身的理论。
  话说回来,听到这里的聪明的听众,一定会对另一件事感到好奇。(注3)
  α和β是什么?
  世界线拧在一起所构成的Attractor Field本身,也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
  从一条粗线到另一条粗线——在Attractor Field之间的迁移和在某一个Attractor Field之内的迁移一样,只是前者远比后者罕见(注3)。简单来说,如果向过去发送邮件,或多或少都会引发Attractor Field内的世界线迁移。但另一方面,要产生从α到β的Attractor Field之间的移动,打个比方,就必须要有「超过宇宙中存在的原子数量」的计算量(注4)。
  如果没有这么多的能量可供消耗,即使是时间机器也无法回避收束。

  听到冈部所说的这些,红莉栖心中浮现出的形象并不是像曼陀罗神那般伟大的东西,而是那些忘记了同时存在的世界线只有这一条,也就是说,忘记了只存在仅仅一条路的渺小人类自身而已。
  换而言之,牧濑红莉栖的视点就是观测者的视点。
  「——最近在我身上发生的事,虽然很戏剧性,但也很简单。」
  在已经过去的7月28日,牧濑红莉栖在广播馆被歹徒袭击的时候被一个青年救下。青年被歹徒用小刀刺伤,红莉栖呼叫了救护车,但是此后她便失去了意识。在那之后的两个月里,她一直在寻找下落不明的救命恩人。然后在9月26日——也就是前天,二人在广播馆附近再次相遇。青年的名字是冈部伦太郎。在他的邀请下,红莉栖成为了在秋叶原的一个叫未来道具研究所的Labmen No. 004。
  这有着无需怀疑的牧濑红莉栖的记忆以及以遵照着因果关系的事实为基础,是确定无疑的时间序列。
  「啊啊,那是事实。」
  冈部并不会因为他人的记忆由于世界的缘故被自动覆盖便将其否定,只是认为那只是一部分而已。
  用『电话微波炉(暂定)』发往过去的邮件——D-Mail的事。
  由于D-Mail而使得过去被改变,世界线迁移的事。
  根据Attractor Field理论,人们按照先前世界线的记忆被覆盖改变的事。
  只有冈部,能将在之前世界线发生的事连续地记忆下来的事。这便是被称为<Reading Steiner>的能力的事。连冈部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自己能记得这些的事。
  并且冈部在别的世界线里进行了时间跳跃,也就是并不依靠时间机器进行的时间旅行。(注5)
  时间跳跃(Time Leap)是将现在的记忆作为情报送往过去的自己,并将其输入进脑中的过程。也就是所谓的「保持着现在的记忆将人生重来」。而时间机器是如同字面意义地将肉体移动至过去的交通工具。
  到了这里,话题里便满是红莉栖想要吐槽的点。
  记忆数据化,这是作为脑科学家的红莉栖的专业领域。这也正是她将那篇刊登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论文以『对累积在颞叶的记忆相关神经脉冲信号的解析』为标题的原因。
  假如能将一个人的记忆数据化,那么为此必须要有至少TB(注:百万兆,1024GB)级的容量。而D-Mail的最大容量不是说是36Byte吗。不可能的。更不论时间机器本身的可行性了。
  「首先,那个『电话微波炉(暂定)』的实物在哪里?」
  「已经销毁了。现在在Lab里的只是一台真由理拿来加热油炸食品的二手微波炉罢了。」
  在越具体的事项上冈部就越是暧昧。只要红莉栖问到『电话微波炉(暂定)』发送D-Mail的机制,时间跳跃机所使用的记忆压缩方法,或者是时间机器的构造等,冈部就会把话岔开。
  @channel的科学版上也常有这种类似的事,只是将学了一点点皮毛的知识结合起来的看起来很厉害的发言。(注6)
  正因如此,第一次听到冈部说这些话的时候,红莉栖还以为这是他的另一个人格(?),也就是那个凤凰院凶真氏的妄想。他似乎也和别的Labmem也说了类似的话,但桥田说了句「厨二病乙」就没了下文,真由理则是觉得太难懂了对话没能继续下去。
  但是冈部知道像红莉栖的网名这类本人以外的人不可能知道的私人情报。
  她很在意。(吐槽1)
  在那些别的世界线,Attractor Fieldα以及β什么的,红莉栖和冈部到底说了什么话。

  冈部还记得。
  只有冈部——而红莉栖不记得?真的吗?
  如果为了确认而反复地质问自己的话,总觉得会变成更羞耻的事情,所以红莉栖只能自重了。
  「你怎么看?」
  「老实说,不明白。」红莉栖很明智地没有立刻下决定,「我不会说我相信或我不相信,因为能用来判断的材料太少。如果你能更有条理地进行说明的话,我们还有讨论的余地。」
  有一件比什么都要更加让她留意的事。
  无论冈部如何努力地将在另一个世界线的红莉栖的事告诉她,她都只能不断地将他说的话本身回忆起来而已。如果她对冈部所说的关于世界线的事情有记忆,那么他所说的话的内容就是事实。但这个证明并不成立。
本来从AttractorField理论来看,α也好β也罢,在冈部所经历的所有世界线中发生的事都作为不存在的事情在世界中消失了。记忆已经被覆盖,所以红莉栖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并不是为了想起来而努力,而是因为冈部的话必须要验证科学上实现的可能性。
  「真是没变呐你。这个反应真让人怀念。」
  「所以说……现在这样下去,就一直搞不明白了嘛……关于冈部的事也是。」
  她在直率地感到困惑。
  「就是这样。严格地说,我也一样。关于我自己却不记得了的事也是有的。」
  冈部还以一片苦笑。
  「?」
  「从7月28日到8月21日的这段时间,我都做了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因为我当时还正在寻找你。但是……你应该是被刺伤住院了吧?」
  「没错。事情变成了这样。但是我只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了这些,或是读了过去的新闻,只不过是粗略地确认了发生的事情而已。全部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由于别的世界线的记忆残留了下来,冈部的身上发生了应该被称为<Reading Steiner>的盲点的现象。
  由于过去被改变使得世界线移动时,世界会自动地将记忆根据前后关系互相配合,但冈部没有这部分记忆——冈部的记忆和周围的人的记忆会产生不协调。
  「那是……比如说?」
  「那是β世界线的事。我乘上时间机器从8月21日跳跃到了7月28日。」
  「时间机器……说得真爽快呐。」
  那是漫画里的未来世界的交通工具吧。
  「因为已经坐了好几次了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时间机器到达的7月28日,冈部就有两个了吧?」
  不是时间跳跃而是时间旅行的话,就应该是肉体前往过去才对。
  「没错。在那个时刻的广播馆里有两个我。但那始终是β世界线的事,你的记忆中的难道不是这个世界线的7月28日吗?」
  冈部对这个变得复杂的情况进行了补充。
  「唔……把它作为假设的话可以理解。」
  「β世界线的情况也很类似。在广播馆里你被歹徒袭击了。原本的7月28日的我听到了很大的声音所以赶了过来,目击到了倒在血泊中的你。」
  「欸?你不是救了我吗?」
  在红莉栖的记忆中,冈部为了保护红莉栖而被歹徒刺伤。
  「在β世界线,刺了你的犯人逃跑了。这引起了一阵骚乱……我害怕地离开了现场,然后给桶子发了邮件。」

  ——牧濑红莉栖好像被刺伤了,是谁虽然不知道。她的情况可能不太妙,不要紧吧。

  「被刺了……我吗?」
  但是这段事实却发生了决定性上的不一致。
  被刺的是冈部,红莉栖只是倒在了冈部的血泊里而已。
  「那封发给桶子的邮件由于『电话微波炉(暂定)』的原因被送往了过去,成为了最初的D-Mail。」

  ——牧濑红莉栖
  ——好像被刺伤
  ——了,是谁虽

  全角6个文字的数据被分个成了3通邮件,被发送到到5日前并被接收。
  按照冈部记忆的顺序,他最初所在的是Attractor Field β。但是以这封邮件为契机,世界移动到了Attractor Field α。
  移动前方的α世界线在冈部的“时间轮回”的故事中占了大半部分。但是如果在这里反复考虑这件事,说起来只会更复杂。
  总而言之,冈部对过去的改变造成了严重的事态——世界面临反乌托邦(Dystopia)构筑的危机,Labmem全员则被暴露在生命危险中。不,一度失去了生命的人也有。依靠将『电话微波炉(暂定)』改造而成时间跳跃机,冈部把从7月28日开始的3周的时间重复经历了几百,几千回。在无数次错误尝试的最后,才得以重新回到β世界线。
  那里是和冈部最初所在的世界线有着微妙的偏移,不过可以说是几乎相同的世界线。
  「——我继续说咯(注7)。从α世界线重新回到β世界线后,我乘上了时间机器回到了7月28号,我……」
  「等等,乘上时间机器的是冈部你对吧?」
  「是啊。那个时间旅行者冈部有着重要的任务,为了让你在7月28日在广播馆不会被刺,为了救下你的性命。」
  「欸……?」
  「β世界线,是牧濑红莉栖会在7月28日死亡……也就是你的死亡被收束的世界。」

  被小刀刺伤。
  β世界线的牧濑红莉栖在7月28日死亡。

  「……!」
  「抱歉呐。」冈部垂下了肩膀,「觉得很震惊吧,我本来想说出来的但是……」
  「你是为了救我的命,才进行时间旅行的……?」
  「没错。但是我盲目地乘上时间机器试图改变过去,却由于世界的收束,将你杀死了。」(吐槽2)
  就算拿着刀的歹徒被冈部赶走了,红莉栖也还是会因为别的原因死去。比如事故或者心脏病发作,然后草率地死去。
  「这样的事情会……?」
  「会发生。比如另一条α世界线,真由理的死亡收束发生的世界。因为这个,我时间跳跃了几百次。但是即使回到过去,做了什么,真由理还是都死了。几百次都……」
  红莉栖并不认为冈部的表情只是演技,所以她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件事,拜托不要告诉真由理。」
  对于冈部紧抿着嘴说出的请求,红莉栖只能沉默着点点头。(注8,此处大脑补)
  围绕着两个他最亲近的女性的死,冈部在时间的轮回中挣扎。
  仅仅几周的时间,这个男人却经历了几百几千日的生活。
  「Attractor Field的收束原本就是这么强的东西。为了回避牧濑红莉栖死亡的这个收束……的确只有『不改变过去的我看见的东西,只改变事实』这一种方法。」
  从现在开始讲的事不需要理解。冈部拒绝了解释,继续讲述道:
  然后在β世界线上,冈部从8月21日时间旅行至7月28日,冈部必须将非常困难的计划整理协调。
  时间旅行者冈部在将袭击红莉栖的歹徒赶走之后,用电击枪让被救下的牧濑红莉栖昏迷了过去。
  「电击枪!?」
  「难道要让我『不想死的话就到血泊上装死吧』这样恳求你吗,你是不会相信的吧?」
  然后,将已经昏迷的红莉栖放平在血泊上后便撤退(吐槽3)。这是为了让紧接着来到现场的本来7月28日的冈部观测到「倒在血泊中」的红莉栖。冈部并没有测量她的脉搏之类从而确定她的死亡。只不过是看见了倒在血泊中的她,然后发出了「牧濑红莉栖好像被刺伤了」的邮件而已。因此冈部观测到的东西没有改变,而红莉栖的生死则被偷换。
  「老实说,不太明白。」
  「也是呐。」冈部表示同意,「但是理论上是正确的。」
  时间旅行者冈部的计划并不顺利,而是在现场发生了波折。由于准备好的血糊(未来道具7号机『荧光棒·Saber』)因为粗心大意而不能用了,于是冈部挑衅歹徒,硬是将自己的腹部刺伤。然后大量出血的冈部,将被电击枪击晕的红莉栖放平在了在他自己的血泊上。
  「——回避牧濑红莉栖的死亡收束,这是将世界线从β世界线移动到这条世界线的两个条件之一。然后我们将其达成了。」
  我们。
  指的是从2036年来的时间旅行者阿万音铃羽。但是冈部把这个名字隐瞒了下来。
  冈部在过去受到同行的铃羽的支持,乘坐时间机器返回8月21日——在这一连串的影响下,Attractor Field的移动被确定下来。
  因此冈部经验性地,本能地,开始感到害怕。
  因为进行了过于详细的说明,红莉栖或者桶子会不会因此像别的世界线一样将完全的时光机器完成。(注9)由于改变了过去,会不会从好不容易到达的这条世界线再次脱离。
  冈部战斗的对象,是死亡的收束。

  α世界线中的椎名真由理的死。
  β世界线中的牧濑红莉栖的死。

  「我即使失去了整个世界,也不能忍耐失去你。」
  「……!」
  冈部的话触动了红莉栖的内心。
  二人互相看向对方的脸,互相发现了对方脸上的潮红,互相把视线岔开。
  「——我对真由理也一样……」
  冈部应该不算是英雄。
  他不是为了世界,为了避免反乌托邦或者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一数十亿人的不幸才战斗的。
  那便是冈部的告白。
  告白的是对她们的诚意,是对她们的没有欺瞒的心,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绝不会在别人面前夸耀自己的冒险的真心话。他不是英雄,反倒是显露出了太过接近普通人的样子。
  别的世界线——与红莉栖对这份幻想感到心砰砰直跳不同,对冈部来说那只是一段过往,所以他尽量实事求是地叙述这段往事。

  对红莉栖来说,冈部是未知的。
  对冈部来说,红莉栖是已知的。

  红莉栖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冈部有些失落。
  原因是红莉栖像个小姑娘一样变得脸颊通红的反应。
  作为一个女性,这种可爱之处加深了冈部对她的好感。但另一方面,冈部也再次意识到,拥有<Reading Steiner>的人以及不拥有它的人之间的记忆偏差,是难以弥补的。
【小说】命运石之门:负荷领域的既视感 上(Chapter 1) - hijl1990 - "ふ笼苞、动漫社"
   她因为想要相信他,所以寻找着能够成为证据的事实。
  他尽管想要相信她,却像贝壳一样将自己的核心封闭起来。
  这样下来的结果便是二人的话不对路,对话没能成立。
  她想要探寻被落下的部分,那么冈部就不得不说明有关『电话微波炉(暂定)』和时间跳跃机的原理、时间机器、以及来自2036年的来访者的事情
  当下的冈部做不到这一点。
  他说不出口。因为这不仅有着改变过去的风险,还有可能影响到约翰·提托——在7年后的2017年诞生的,被给予最后的Labmen No.008的阿万音铃羽的诞生。
  这并不是冈部是否信任牧濑红莉栖这一感情上的问题。
  拥有<ReadingSteiner>的冈部的话语,有可能引起蝴蝶效应——也就是如同在北京的蝴蝶震动翅膀让纽约卷起风暴一样,释放出出乎意料的力量。
  「——你,是怎么想的?」
  冈部看起来很为难地注视着红莉栖。
  「我……?唔,怎么想是在说哪方面?」
  红莉栖一边询问低垂着视线的冈部,一边将目光穿过夜晚的公园。(注10)
  「……」
  「我啊……嗯,确实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桥田先生、椎名小姐、以及身为Labmem的大家……我和大家应该都是初次见面。但是,我这么快就和大家变得关系如此融洽……这种感觉很舒服。这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
  冈部伦太郎作为红莉栖的替身被小刀刺伤,也住院了2个月。
  红莉栖不可能不对他抱有歉意以及感激之心。
  而且红莉栖也意识到了,自己对于冈部有着看起来不同于对恩人的态度
  说到底,对相识时日尚浅的人直呼其名之类的行为,对于平时的红莉栖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不对……」
  「?」
  「所以说,关于我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冈部面向地面,用好像马上就要消失的声音说道。
  「无论你相不相信,关于冈部的事我还基本都不知道。」
  「也不对……」
  「?你想说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红莉栖露出了有点不高兴的表情。
  「不,可以了……对了,我不能勉强对你进行说明然后再让你进行回答。」(11)
  冈部露出气馁的表情,摇了摇头。
  红莉栖也是有感情的生物,所以对于他这种看起来优柔寡断的态度,红莉栖也明显地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说出口的话就不要再撤回去了啊。」
  「即使说出口……即使向你说明,α世界线的事还有β世界线的事——如果你还是不记得的话,那么无论做什么也没有用。而且这样就可以了,我所期望的是这条世界线。你不会死,但是你却忘了那件事……」(17)
  「那么就不要隐藏,全都都说出来。把能证明你所说的另一个世界线真的存在的证据说出来!在β世界线我也在广播馆被歹徒袭击了……那个歹徒是谁?果然是中钵吗?」
  在7月28日袭击了红莉栖的正是民间科学家(12)中钵博士。当天他在广播馆出租的会议室里进行了有关时间机器的发表会。
  「是啊……就是中钵博士,【你的父亲】。」(注:原文着重符号,此后皆以方括号表示。)
  「!」
  这让红莉栖哑口无言。
  中钵博士是和母亲离婚的红莉栖的父亲这件事还没有公开,【也没有告诉过冈部】。
  红莉栖的记忆是这样的。
  7月28日,自称中钵博士的牧濑章一在广播馆,由于常年的怨恨,将小刀指向了自己的女儿红莉栖,在将保护了红莉栖的青年——冈部刺伤后逃走。之后,虽然中钵以逃亡至俄罗斯为目标,但是他被当局当做异常者对待,似乎早晚会被强制遣返回日本。这个逃亡骚动以及中钵是在秋叶原发生的伤害事件的重要参考人这两件事已经被报道了出来。
  但是有关受害者冈部的事以及目击者红莉栖与中钵的血缘关系,则一概没有公开。如果被媒体刺探出这些,他们可能会一直在红莉栖身边骚扰她。这是红莉栖目前心里一颗烦恼的种子。
  「那个……是因为听到了那时候我和中钵的对话才知道的吧?」
  红莉栖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那个时候中钵应该是用了「明明只是女儿」这样的口气大声责问了她。
  「那个时候,你给中钵看的并且被他盗走的有关时间机器的论文……那就是第3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啥?第3次?」
  红莉栖愈发跟不上冈部的话题。
  红莉栖将有关时间机器的研究总结报告交给了她的父亲,自称中钵博士的牧濑章一,这和她的记忆是一致的。
  那就是第3次世界大战的原因?
  不……能理解冈部的话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除了即使跨越世界线,记忆也能被保持着连续的人以外。
  「那一天,你在广播馆捡到了一只『乌帕』。对吧?」
  「『乌帕』……」
  「一种小小的球形吉祥物。」
  「啊!」
  她确实捡到了……但是应该没有任何人看见才对。虽然红莉栖寻找了失主,但周围已经没有人在了。
  冈部对此进行了说明。红莉栖捡到的『乌帕』,是那天真由理从广播馆的扭蛋机里转出来最后却弄丢了的东西。
  「原本在β世界线上,你捡到的是『金属乌帕』……一种金属质的超稀有的东西。」
  「?但是我捡到的是塑料的东西……」
  「没错。你捡到了『乌帕』,打算之后寻找失主然后送到店里(18),所以把它装进了论文的信封里。但是,那个时间机器的论文被中钵盗走。之后中钵以你的时间机器论文当做交易材料,以流亡至俄罗斯为目标。但是在机场,装入了『金属乌帕』的信封被金属探测器探测出来。结果,论文被当成行李带入飞机客舱,幸免于着陆事故所造成的货舱火灾。」
  「啊……!」
  根据报道,中钵流亡时乘坐的客机由于着陆时的事故货舱发生了火灾。虽然乘务员和乘客全都平安无事,但是大半的行李都被烧毁了。
  「在被中钵盗走的你的论文的基础上,俄罗斯政府开发了时间机器,世界突然进入第3次世界大战的情况……本应该是这样的。」
  「难道……为了将世界从β世界线移动到这个世界线,另一个条件是……」
  「察觉到了很好。」所谓天才便是能闻一而知十。「进行了时间旅行的我先真由理一步转了扭蛋机,并且转出了稀有的『金属乌帕』,而真由理转出来的则变成了塑料的『乌帕』。最终,没能被金属探测器探测出来的论文,在中钵乘坐的前往俄罗斯的飞机的货舱中成为了灰烬。」
  「然后中钵……从世界首位时间机器开发者,变成了一个只是患了妄想癖的男人……」
  「他是因为在俄罗斯只能吃到难吃的饭才回来的,不要同情他哦。」
  那些和红莉栖的记忆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β世界线的7月28日,进行了时间旅行的冈部所采取的行动的结果,经过8月21日发生在俄罗斯的飞机事故以及论文被烧毁这一系列事件,世界线从β收束范围(Attractor Field)移动至这条世界线。
  「但是,或许是你从暗处看见了我捡到『乌帕』的地方……」
  「所以说,可以了。」
  「?」
  「无法让其合乎情理也可以。不对……不要让它合乎情理。即使你想要回忆起,也拜托不要回忆起来。这里就是我所期望的世界。」
  「冈部……?」
  「【我,没有杀害你的世界。】」
  「!?」
  冈部的发言,让红莉栖心中一紧。
  「在β世界线……杀害你的人是我。第一次进行时间旅行的我将小刀夺走,向中钵进行了反击。你保护了父亲……而我因为前冲的势头过猛……」

  冈部刺伤了天才少女。
  杀害了红莉栖。

  冈部的自白非常逼真。即使是得到奥斯卡金像奖演员也做不到这样的演技吧。
  红莉栖沉默不语。
  冈部以蹒跚的语调,勉强地从口中说出应当说的事。
  「——第二次的时间旅行中,我才终于像刚才所说的那样顺利地行动。我做到了……」
  世界从牧濑红莉栖的死亡收束中脱离,由于时间机器论文化为了灰烬,第3次世界大战也被成功回避。
  「……」
  「终于……终于我到达了这条世界线,如同我所期望的一样……我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所以拜托不要回忆起来。
  即使想要回忆起来,也拜托不要回忆起来。
  与其让冈部刺伤杀害了红莉栖这件事与现实拥有相等的价值,倒不如就这么维持现状。(13)
  「——我没有办法……背叛过去的自己。」
  「冈部……?」
  冈部伦太郎超越了许多世界线,跨过了许多的收束范围(Attractor Field),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利用时间跳跃机将从7月28日开始的3个星期一次又一次地循环,终于克服了不幸的收束,到达了这条世界线。
这个地方。

  终于到达了理想中的世界线。

  「这里是命运石之门(Steins Gate)世界线。世界线变动率1.048596%……」

  沉默。
  红莉栖没能再继续追求理解。
  空气凝滞。二人都在寻找接下来要说的话,但是浮现在眼前的词却被又沉默冲走。
  「……呐。」
  「啊,那个……」
  两个人突然地同时想要开始说话,却又立刻将对话踩了急刹车。
  「什么啊。」
  「你才是,怎么了。」
  「行了,从你开始先说。」
  「唔……」
  冈部紧紧抿着嘴唇。结果最后还是红莉栖先开口说道。
  「明白了……虽然还是没有理解,但是这并不是此时此刻应该考虑的事情。记忆的偏差只要填上就行了。比起这些,我们还是说些更简单的话题吧。刚才的考核结果,怎么样了?」
  红莉栖催促冈部做出回答。
  「为什么……我要给你布置一个考核呢?」
  「啥?你在这个地方用问题回答问题?」(14)
  果然是个厨二病,红莉栖对此打从心底里感到愕然。
  「那么反过来,我来对你进行审查。你认为我为什么要做出那种时钟?」
  对于红莉栖的这个质问,白衣的青年稍微思考了一会。
  「时间是……【不可逆】的。」
  「没错。」
  那是不断流动下落的沙漏。
  红莉栖,或许是想要牵起正在为她而烦恼的冈部的手,牵起那个将3周的时间轮回了几百几千次的男人的手。
  这样,就能让他意识到现在时间正在流逝。
  「我不想失去你……」
  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冈部的话就好像是他曾经得到过红莉栖一样。天才少女因此觉得肚脐附近痒痒的。(19)
  在别的世界线发生了怎样的事?
  然而比起不适感,红莉栖发觉到反而是那种心跳不已的亲切感增加了,于是连忙摇了摇头。
  「虽然我并不记得曾经被你得到过就是了。」
  红莉栖作出了责备的发言。
  突然,冈部站了起来。
  「必须回忆起来。」
  这个完全不像是冈部风格的坦率告白在红莉栖耳中响起。(15)
  「欸……?」
  「不对……都说了!助手哟,那是你和我——狂气的Mad Scientist·凤凰院凶真交换了恶魔的契约的证明!」
  看到马上变得害羞起来用厨二病发言逃避的冈部,红莉栖心想着果然如此。与此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感觉非常失望,于是骨碌骨碌地摇起头。(16)
  「总之,形式上是必须的?」
  「没错……!很好,能够发觉吾之本意。」
  真亏他能继续他的即兴演出。红莉栖对冈部的表演才能感到由衷的钦佩。
  「你的意图我大致上了解了。未来道具9号机……那个东西怎么说呢,如果有那个东西的话,你们就不会忘记我,我也不会忘记Lab。产生关联是记忆的重要因素。我们在一起做了什么事,制作了什么东西……像这样被大家共有的体验是很难被忘记的,因为那还包含着那个时候的情况以及感情。」
  「唔……嗯。因为语言这种模棱两可的东西是不行的,是不充分的。人心……无法用语言维系。只靠记忆无法维系。被魔眼<ReadingSteiner>寄宿的我姑且不论,你们这些不成熟的人类的大脑,连记忆也能被简单地更改,溜走,最后失去……克里斯汀娜!」
  「都说了不要加上汀娜了!」
  「合格了!」冈部伸出手。「一齐统治时间吧,吾7000万年的助手。」
  「什么闹剧啊……真的是谢谢了。」(注:「とんだ茶番です。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
  「啊。」
  红莉栖一边对染上岛民(@channeler)语癖的自己感到幻灭,一边为了掩饰而加强语气将错就错道:
  「——好,合格!合格了对吧!我从现在开始就是正式的LabmenNo. 004了。那么我把那个9号机拿走了。」
  「但是,那个『宇宙标准时计』是应该由Lab进行管理的危险的神之道具……」
  虽然冈部加上了一段小剧场,但红莉栖直接将其无视。
  「桥田先生……不指望Hentai的桥田能帮忙搞定了。停电时的备份电路以及美国规格的适配器……在我回国前能不能弄好啊。(20)」
  「……来不及的话我就给你空运过去。助手,把你的联络方式——」

    *

  这里是Steins Gate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Divergence)1.048596%。
=========
Chapter 1 ends.



------------- 第一节注释 ------------
#1 “毎日いとおしく埃を払って磨きをかけていた。”
#2 “そのむこぅが棚や箱でゴチャッとした物置” 这里的ゴチャッ到底是什么……还是说其实是ゴチャっと?
#3 “くりかえしワイドショーで使用されていた”其实是一遍遍拿来用,突然想调♂皮一下,就译作“鞭尸”了。
#4 “@ちやんねるじゃ中鉢神扱い。んでも、そろそろ燃料投下してくれないとスレのびないけどねー……ってところで、新展開ktr”这一段是真的不是很看得懂,貌似夹杂了很多那边的网络语……
#5 “まゆりは献身的に岡部の介護をしてきた,下の世話まで。”下の世話没有找到原意,我理解为下半身的照料。当然这不是说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是指大小便的那种。顺便吐槽,献身层面上的呢。总觉得这句话怎么想都容易污……
#6 “ま、刺されたのが夏休みだったのが不幸中の幸い……事情が事情だし。”事情が事情だし实在不懂……
#7. “偶然、逢うべくして、ふたりは再会する”。——这句话不太会。
#8. “とめどなく湧きあがる既視感――デジャヴによって、再会がもたらした「初対面の懐かしさ」といぅ記憶のギャップにひどく混乱しながらも、彼――岡部倫太郎への親近感のみが強くまさり、印象づけられて、記憶の前後関係には目を瞑って、心地よい感情に、されるがままに身を委ねた”。——“「初対面の懐かしさ」といぅ記憶のギャップ”记忆的Gap,意译为矛盾。总觉得翻译成间隙的话就好像这里是记忆缺失一样,但总觉得作者不是这个意思。然后这一整句话从破折号那句开始我就看不懂了= =
吐槽1:虽然译作短裤,但其实日文是ショートパンツ,短胖次(滑稽)。还有就是,原来嘟嘟噜是AP位子啊,标志性的大帽什么的(LOL梗够了)
吐槽2:唔,这里是嘟嘟噜回来吧?怎么也说“欢迎回来”?所以你其实只是想说“okae伦”吧喂!
吐槽3:“「おまえは嫁か」”。来吧我的嫁,第一只流天类星龙XD!

------------- 第二节注释 ------------
#1. “ラボに寄ると、まゆりは、たいていバナナか冷凍食品のからあげをチンして口にしたあと、ソファに腰掛けて針と糸を手にする。”这里真由理到底吃的是什么东西我看了几遍还是没太看懂。。。
#2. “縫製はていねいで、まゆりがコス作りに真剣にとり組んでいることがわかった。”
#3. “牧瀬氏、3日目なら学習しる”桶子说话就是让人这么看不懂。
#4. “ダルが釘をさした”又是桶子的看不懂。这里似乎是日语俗语,虽然查到了一丝,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在这里的用法。直译好像是……往手指里插钉子(噫!),引申义为为了防止之后出现问题,所以提前引起自己的注意。
#5. “ただ正体のわからぬ懐かしさだけが、ひとしお、まさったのだ。”这里面的“まさったのだ”我是真查不到是啥意思,也读不懂,瞎脑补了一句……
#6. “紅莉栖は、だから、どんなに生理的にイラつかされる態度をとられても、どうしても白衣の青年を見つめてしまう。”中间“イラつかされる態度を”看不太懂,主要是前两个平假名查不到
#7. “フェイリス云々に至っては厨二病の岡部との妄想合作だったが、スルー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い”
吐槽1:会缝纫的女高中生很稀奇,所以助手你一个女研究生会缝纫就不稀奇咯(=。=)
吐槽2:这句红莉栖的内心活动其实各种省略代指琉华的主语,但从上下文来看她此刻还没发现琉华是男孩,否则名句必然出现。所以……为了避开“他”这个词儿还真是费劲……
吐槽3:超迷你连衣裙呢,让我想到了我隔壁让助手和凶真一起穿的那一套2333
吐槽4:原文直接把标点用过来的话是:“桶子,把组装好了的零件,放在了开发室的桌子上。”所以说日本人真的就这么气短吗!我终于知道我那篇同人前半段到处加逗号的罪魁祸首了,都是翻译腔害的。我算受够了日本人的断句了,你们的逗号一个别想要了!(╯‵□′)╯︵┻━┻!

------------- 第三节注释 ------------
注1:“固定ハンドル”。没能查到这个网络语的意思,不过……固定handle……handle(手柄,扶手)……操作杆……方向盘?老司机!我真机智。
注2:“そも世界線とは――量子論におけるコペンハーゲン解釈、エヴァレット解釈に代わるもので、2036年の時点では定説とされる理論だという。”首先:哥本哈根诠释&埃弗雷特诠释。想要了解的可以自行百度维基,我并没有仔细看。顺带一提,第二个的中文译名是“多世界诠释”,由修·埃弗雷特三世首先提出。其次:这句话的定语我不是很明白,世界线是在量子论里提到两个诠释的东西啊,还是说它是提到量子论里的两个诠释的东西啊?因为我记得世界线这个东西,石头门里的和爱因斯坦提出的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注3:“はるかに希なことだ”,这里的“希な”我查不到,疑似错字“稀な”,译作稀奇。
注4:“ものの喩えとして「宇宙に存在する原子の数すらも超えた」演算をおこなわなくてはならないという”,表意能理解,但我真的是不明白改变世界线和“计算量”有什么关系,这比方不明所以啊……是说发DM要发很多很多才能改?你说TL很多我信,DM我不接受啊。如果不是说DM,那和前面那段AF内的变动又怎么进行对比?意米哇嘎乃……
注5:“さらに岡部は、別の世界線において時間跳躍、タイムマシンによる時間旅行さえなしとげたのだといぅ。”这句时间旅行后面的我就看不懂了,怎么断句都看不懂,投降……
注6:“@ちゃんねるの科学板でもよくある、聞きかじった知識をつなぎあわせたトンデモ話。”不是很理解为啥那个トンデモ会是平假名,难道是嘲讽意味……?比如“无感情地棒读”出来的感觉?
注7:“――話をもどそう”没看懂。
注8:“つけくわえた岡部の頼みに、紅莉栖は黙って肯くしかなかった。”主要是“つけくわえた”搞不懂。
注9:“詳しく話しすぎることで、紅莉栖あるいはダルが、別の世界線でそうだったように完全なタイムマシンを完成させてしまうことを。”稍微有点混乱,一定是因为我在翻这句话之前去吃了个饭……逻辑连不上了。
注10:“伏し目がちに相手をうかがいながら、紅莉栖の瞳は、夜の公園のなかを泳いだ。”感觉好多词组,不知道翻译的对不对。
注11:“「いや、いい……そうだ、ムリに説明して答えさせることではなかった」”
注12:“色モノ科学者”,或者写作“色物科学者”,不清楚为什么要拆开写……然后谷歌到的一篇讲述“色物物理学者”的文章,里面这么提到:“他们喜欢的研究有:否定相对论(光速是变的,自称绝对性理论之类的),量子力学的观测理论的崭新构思,用奇怪的原理重建力学(比如武术),给最前沿的理论贴上莫名其妙的东西(比如《粒子空间和波空间表示9维的超弦理论》)。”——讲道理这不就是民科吗,国产永动机天下第一(大误)。当然二者【不一定等同】,此仅为个人看法。
注13:“岡部が紅莉栖を刺し殺したことが、現実と、おなじ価値を帯びるくらいなら。”似乎与前面“不要回想起来”是倒装的关系。所以结尾填补了半句。
注14:“は?質問に質問でかえす?そこで”唔,そおで指的是啥呢……
注15:“その告白は、岡部の言葉にしてはひどく素直に響いた”看不懂……通宵弄的头有点糊,这句话颠来倒去看了半天有点想爆粗口……
注16:吐槽:“また頭をぐるぐるさせた。”讲道理脑袋骨碌骨碌到底是怎么个情景,掉了吗?
注17:“言ったところで……話したところで。α世界線のことを、β世界線のことを――おまえが、それを覚えていないのでは。どうすることもできない。そして、それでいいんだ。俺が望んだのは、この世界線だ。おまえが死なない、けれども、おまえはそのことを忘れている……”尤其是从开始到破折号结束那一句。不太明白凶真想说什么,尤其是第一句。还有就是我非常想把破折号全部都删掉调成中文习惯的语序,然而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干,没看过别人做的翻译。
注18:“おまえは『う?ぱ』を拾って、あとで落とし主を捜すなり、店に届けるつもりで論文の封筒に入れたな。”主要是“寻找失主、送去店里”这一段的意思不是很明白。
注19:“天才少女は、お臍のあたりをムズムズさせるしかない”百度说这是神经性皮炎……但我觉得这里只是想说她心里有点躁动吧。不是很懂日本人。
注20:“橋田さん……HENTAIの橋田に仕上げを頼まないと。”
吐槽1:“我很好奇”。某折棒背后一寒(笑),虽然实际上和千反田说的不一样,而且此处也不太算是玩梗,只是我个人玩儿一下而已。
吐槽2:SG凶真救下来了就是有底气,β凶真一提到这件事儿就得嗑药……
吐槽3:“そうして用意した血糊の上に、気絶した紅莉栖を寝かせて撤収”,这里我翻得很蛋疼。因为我如果没看过原作的话一定会翻译成“让她平躺在血泊上”,然而看过动漫以及游戏CG的各位都知道,助手当时是趴那儿的……我总不能翻译成“让她平趴在血泊上”吗,这是在地上打盹儿吗……最终选用了“放平”……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