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八章:龙章凤姿的复活)  

2016-11-03 09:58:05|  分类: ┖石头门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龙章凤姿的复活(Phoenix rises

 

    -1-

   

20??/??/?? ??:??

 

摄入药物之后,醒来的时候不安减弱了。无论是想起那家伙的事,还是指尖的感触复苏,都不会再吐了。杀人、暗杀、镇压、虐杀都能没有问题地完成。

但是被药物封锁的东西不会消失。这是记忆里的能量保存法则。

夜晚,闭上眼睛的瞬间,那个会涌出来。

涂满鲜血和内脏的颜色的噩梦。即使是一个晚上也不曾断绝的噩梦。

没有问题。

噩梦的话,可以共存。能执行最优解。

剩下的只有祈祷成功了。

 

-2-

 

2010/08/24 17:21

 

离开的冈部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表情。咬紧牙关、怒目而视一样的表情,仿佛在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一样。那表情看起来十分的痛苦。红莉栖一瞬间忘记了搭话,冈部就在这期间从门口消失了。

是不是自己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呢?被这样的焦躁感驱使着,翻找着冈部所说的右口袋。在里面放着不记得有买过的记事本和打火机。打火机是便宜的量贩品。记事本构造结实又实用,毫无可爱可言。

打开记事本,上面用细小的、认真的字迹密密麻麻的填满了一页。

 

——警告。

你在看这个记事本就意味着,“我存在着的因果”仍然极其微小的残留着。若如此,你就有必须慎重地行动。你必须消除“我”。这既是为了世界、为了你,也是为了冈部伦太郎。

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不要接近冈部伦太郎。不要接近桥田至。不要发表时间机器的论文。

 

被不问缘由的说教一通,谁会听啊。这么想着,红莉栖翻过一页。

 

你一定会“被不问缘由的说教一通,谁会听啊”这么想吧。这是本质的问题。接下来会说明理由。希望你能好好看。

看完之后,我应该消失的理由、为了保护世界应该做的事、为什么要远离冈部伦太郎,大概就都能清楚了。

    

“什么啊,这是。”

红莉栖仔细地看了下去。上面写的是只能被称作是荒诞无稽的事。支配世界的三百人委员会。作为其组织的SERNSERN的黑洞实验。SERN支配的未来。还有“我”的真实身份。

虽然看起来过于愚蠢,但是利用SERN的加速器制造的黑洞,和桥田一起完成了时间机器却是事实。

虽然至今为止不自然地想不到,但是如果那是“我”人格的影响的话,一切就说的通了。

毕竟,这细小认真的字,和自己的很像。不是一样,而是更加的稳重,更加简练的笔迹。想象了一下明显衰老的自己。

红莉栖合上记事本。

“我”说的都合情合理,看来好像都是真的。既然肩负着世界的命运,就应该听从。解体时间跳跃机器回美国,把在这里的事全部忘掉就好了吧。的确是理性的思考呢。

记事本的最后写着“看完烧掉”。

原来如此,所以才有打火机啊。真是准备周到。

“别开玩笑了!”

红莉栖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右手握紧了记事本。

“冈部!你去哪了!”

边喊边往门口走。当然,那里已经没有了冈部的身影。

 

-3-

 

2010/08/24 20:20

 

回到家,睡觉。现在想起来,在那个长长的循环期间,基本上没有回到老家好好休息过。

仅仅是看到母亲的脸,就会不自觉地哭起来。

自己的脸色,大概糟透了吧。告诉母亲自己身体不舒服要休息,母亲担心地点点头。

 

睡过,醒来。打开起居室的灯,晚饭放在那里。

翻看手机,红莉栖发来了长文邮件。也不细看就删除了。接着把发件方的邮件设为了拒接。

吃过晚饭,再次睡下,然后又醒来。

外面漆黑一片,家里静悄悄的。不知为什么,走出了家门,朝着秋叶原、显像管店的方向走着。

看了看二楼,没有火灾的痕迹了。已经改装完成了吗?

抱着疑问登上楼梯,打开研究所的入口。

无数的破裂声。火药的臭味。挡着脸朝下的瞬间,听到了大家的笑声。

labmem都到齐了。

红莉栖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桶子抖动庞大的身体笑着。琉华很抱歉的样子握着圣诞拉炮。

铃羽好像很开心地朝着这边看。萌郁和平时一样无表情的摆弄着手机。

真由理哼着歌在剥香蕉。

“发、发生了什么......

难道说,睡觉的时候发送了D-mail吗?让一切变得没有发生了吗?

Surprise!”

红莉栖用干脆的声音说道。

“说日语!”

“整人大成功,这样?”

“好老......

“啰嗦!”

红莉栖红着脸喊着。

“火灾......

“没发生哦。”

“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了。”

“是SFX(特技效果)哦。用水蒸气制造燃烧的效果映在屏幕上的哦。蒸汽蛇大活跃。”

“是、是这样吗?但是......铃羽,广播馆的人工卫星......

“吓一跳?其实,时间机器带有迷彩机能。修理了一下,总算是能动了的样子。”

“萌郁不是被处刑......

《说处刑好过分哦》

“但是、但是......

还想说下去的时候,真由理站在了冈部的面前。

“真由理......还活着吗?”

“小克里斯,小冈伦真的很过分呢。”

“都是骗人的吗......

“真由喜是人质啦,会一直在小冈伦的身边哦。”

“笨蛋。我很难过的。”

“抱歉呢,小冈伦。但是,已经没事了哦。”

“啊啊,啊啊。”

感觉眼泪快要落下来一样。脱力地双膝跪下的冈部、真由理温柔地抱着。

“哪里都不要去了。”

好不容易地挤出了这句话。

“哪也不去哦。”

真由理说着,抚摸着冈部的头发。

“那个时候没能说出口。你是......我的北极星。没有你我就不是我。所以......拜托了......请一直待在我身边。”

“嗯,永远在你身边呢。”

在被温暖包围的气氛中,冈部哽咽着。

 

然后梦醒了。

奇妙的感觉,即使梦醒了,也短暂的残留着幸福感。终于,冈部经不住悲伤、掩面在枕头里哭了起来。

“真由理还活着。”

这么说了一句。

“那么,这样就好。”

又说了一句。

虽然是充满愿望而虚幻的梦,但是即便如此,也看到了真由理的脸,听到了真由理的声音。

这样就应该满足了吧。

冈部如此认定着。

 

-4-

 

看看钟表,已经是深夜了。

冈部决定吹吹晚风从家里出来了。

——从今往后,该怎么办呢?

只要还在家里,和真由理以及桶子的联系就无法断绝吧。大学休学会比较好吧。要不要去旅行呢?

回过神来,人已在秋叶原了。

走过显像管店。抱着些许的希望仰视了一下二楼,然而外壁是焦黑的。

——这不是当然的吗。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冈部自嘲着。

像触电了一般,冈部从口袋里抽出了手机、检查。

收到邮件。发送人是自己。D-mail

冈部用颤抖的手,点开了邮件。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52318

请求追加不足

300万资

 

读着读着就沮丧了。

未来红莉栖那个家伙,还没停止伪D-mail的系统就走了啊。

送信的是绹帮助的那个倒下的人吧。

要是没有这个家伙的话,研究所还是......不,只要按照未来红莉栖的计划,研究所迟早会解散的吧。想恨也恨不起来,没那个精力。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愿望已经结束了。本想抓住这家伙让这家伙还回那三百万,不过好像不太可能。

——忘了吧。

冈部这么想着关闭了手机。结果手机又响了。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52333

资金十万火急

 

—— 真烦。冈部把手机设成静音,塞进屁股口袋里。

深夜的秋叶原真的空无一人。然而大街确实灯火通明,这鲜明的对比让冈部有异样的感觉。

广播馆的墙壁很漂亮,冈部不禁想起了消失的人。

按未来红莉栖的逻辑来考虑,冈部他们和铃羽接触过的事,绝对不能让SERN知道,因此才必须让铃羽消失吧。

但是,铃羽是怎么想的呢?那家伙应该也为了推翻SERN的统治而战斗过。那么,把这当做必要的牺牲来接受吗?

不,这是伪善。

冈部为了让真由理好好活下去而选择对铃羽见死不救。事情就是这样。

这样真的好吗?

冈部自问自答。

不好。但是,只能忍耐了吧。

这就是回答。

研究所已经解散了。

 

背靠着栏杆,仰望天空。或许吸根烟更有点样子,但是没那个爱好。闲得无聊,不知怎么的就取出了手机,收到邮件的指示灯亮着。

好像又收到邮件了。

冈部叹了口气。打算拒接接下来的邮件。可是能拒接自己的邮件吗?

糟透了,等到了早上拜托一下桶子吧。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52351

急需现金百万

不妙了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52353

现金百万秋叶

一小时以内

 

这是被流氓纠缠不休了吗?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6007

紧急求现金09

0-xxxx-xxxx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6011

对不起

对不起

但是请救我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6015

真的拜托了

正在等现金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6018

救我救我拜托

 

冈部闭上了眼睛。

高压的命令变成哀求的样子,既难看又可耻。令人作呕。

不认识的家伙。这边都舍弃铃羽和萌郁了。这种家伙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自作自受。本来给了三百万,这点就应该感谢。之后的事谁爱管谁管,和我没关系。想死就去死吧,活该!

 

标题:无题

From:凤凰院凶真

826019

要被杀了

 

冈部睁开眼、关闭手机,走了起来。

 

-5-

 

广播馆内部的器材放置处,4℃正拼命地写邮件。除了一只手,其他部位全被绑在椅子上了。

“会来的。绝对会来的。”

“你这些话早就听烦了。”

男人毫无怜悯地说道。

“算了,只是让你发发邮件而已啊,你要是敢打110的话,后果会怎么样你是知道的吧?”

长发男人亮出兰博刀。

“放心,不是什么坏事的。只不过稍微做点什么。人是有两个肾的吧。”

不会这么简单的吧。4℃想着。

有听过这些家伙的传闻。要是借钱不还的话,会被这些家伙带走、没有能回来的。绝对不是一个肾脏这么简单。

——到底哪里失误了。

拼命地思考。

那一天,三百万到账的时候,4℃大声称快,感觉人生胜利了。回到过去的生活,短暂地挥霍了一把。

但是准备还钱的时候,被告知从未听过的利息。那是怎么也还不起的金额。对方说是欺骗加逃跑的惩罚。

于是4℃终于醒悟了。

这些家伙不打算让放过自己的。要榨干自己所有的钱。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了。

过分老实地带着300万露脸的4℃,对他们来说就是大葱鸭。因为是新的生财之道,能多榨一些是一些。要不是这样,内脏早被卖了。

——不想死。

4℃痛切地这么想。

我广阔的人生不能再这里终结。即使这么想,牙齿也经不住打颤。

然而最糟的是,事到如今,能拜托的人一个也没有。能拿出钱的人也是完全想不到。没办法,只能对着那个实现愿望的邮箱不停地写邮件。趁隙写了一封“要被杀了”的邮件,可是完全没有音信。

混蛋!混蛋!混蛋!

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4℃咬牙切齿。

就在这个瞬间,手机响了。

周围的流氓,突然抬起头来。

“拿来!”

手机被夺走了。

“这家伙是谁?”

4℃拼命地转动脑子。要是说不知道、挂电话就玩完了吧。

“是朋友。”

“是朋友怎么不在手机上记录?”

“最近换了手机,还没记录。”

“哼——”

流氓一副信不过的表情,接通了电话。

“啊,喂喂”

叮、刺啦刺啦。就像牙医拿着的电钻发出的令人不快的声音,就连4℃也能听到。流氓因此掉落了手机。

与此同时,门被猛地打开了。

在那里的是——

“你什么玩意?”

奇妙的白色人偶服。

“天在呼唤!”

人偶服叫着。

“地在呼唤!安第斯在呼唤!”

交叉架起的双手。

“秋叶原诞生的迷之英雄!羊驼人,参上!”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长发流氓亮出兰博刀。

然而羊驼人去抢先一步掏出了手枪。

“什、你、”

拿刀的男人冻住了。

羊驼人扣动手枪的扳机。没有声音,有什么红色的东西喷出来了。

“哇啊啊啊啊啊!”

刀掉了,流氓也滚落下来。

“羊驼七道具(Seven Gear)之一——萨尔特P38!”【注:此梗来自纳粹德国手枪——瓦尔特P38

虽然看起来是手枪,但实际是水枪。枪口会发射的红色液体。

黑衣服的家伙也抽刀朝着这里冲来。大致的预测一下然后撞了上去。不躲不闪,羊驼人的腹部被插进了刀子。

鲜血猛地喷出。

“咕啊啊啊啊啊!”

大叫的是流氓。

这是萨尔特·反击,给我记在心里!掺有南美太阳滋养下诞生的灯笼椒的回溅之血,让你们一刻也支撑不了!

貌似是仔细地在人偶服里装进了血浆。虽然是无聊的构造,但是效果拔群。流氓在地板上翻滚着。

羊驼人捡起刀子,走进4℃。人偶看不到表情,只能感觉到可怕。

“等......等等,不要杀我。”

“你在说什么。”

切断绳子,4℃自由了。4℃这才明白眼前的怪人是来救自己的。

“嘿,走了。”

“啊,啊啊。”

牵着人偶的手,4℃跑了起来。

 

-6-

 

救下的男人是个轻浮的家伙。

黝黑的皮肤配上金发。街头时尚配上装饰品。露在口袋外面的黑色手帕,不知道是该说吊儿郎当呢,还是这样的在流行呢,无法判别。

不管怎么说,这和家里蹲的冈部是合不来的一类人。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出租车里的冈部叹着气。

看过求救的伪D-mail,冈部想起了英雄秀上没能用到的羊驼人的服装。冈部穿上之后潜入了广播馆。

“那么,你这家伙是谁?”

“得救了就是这种态度吗?”

“啊?这样啊。”

男人咯咯地笑。

“你可以觉得骄傲了。因为你救了黑色的绝对零度、最强的伊达沃尔雷Neter——4℃大人啊。”

“真敢说。”

冈部脱下羊驼人手套,顺便把头套也脱了下来,取出手机。

“紧急求现金。对不起、对不起、但是请救我。真的拜托了、正在等现金。”

“咕,这是......

“那个邮件地址删了吧,下次就不会来救你了。”

“是、是吗。”

“啊,请在这附近停车。”

冈部在显像管店前叫住了出租车。

“再见。”

冈部这么说着正准备往店里走,突然肩膀被抓住了,回过头来,4℃正“嘁嘁嘁”的摇手指。

冈部叹着气。

怎么说呢,真是个让人不爽的家伙。

“干什么?”

“盖亚对我低语。不能让你这家伙逃走啊。”

“什、想打架吗?”

冈部搜寻着羊驼七道具。

“不是。我是说允许你触碰我这不妙的黑色气场。”

......你是想我陪你说话吗?”

very yes!”

......你这家伙说话还真是拐弯抹角啊。”

冈部把自己束之高阁,这么嘀咕着。

“我去放一下羊驼服,你在这等着。”

 

-7-

 

“那么,那些钱是你这家伙准备的吗?”

“算是吧。”

没钱的两人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休息。

“很可惜,你这家伙的golden已经进了blackhole了。再也看不到了。”

“本来就不期待。”

“是、是吗。”

4℃明显地放心了。意外的胆小啊,冈部这么想着。

......

......

“喂,你就不问问那些钱拿来做什么了吗?”

......拿来做什么了?”

“哈!在地上蠕动的people,怎么可能理解我这持有堕天使之翼的黑色贵公子!”

......哎。”

冈部很头疼,自己为什么救了这个男人呢?

“但是,你既然问到这个份上了。”

“不,我一点也不想问的。”

“你既然问到这个份上了,我就告诉你吧。”

4℃摊手耸了耸肩。这夸张的动作让人不爽。

“一切都是那只母猫引起的。”

“母猫?”

“没错。好像是叫菲利斯,腐朽体制的手下fuckin' cat

“喂。”

冈部握起了拳头。

“你刚刚说了什么?”

冈部对自己体内还隐藏着的怒火吃了一惊。

“多少遍我都要说。把身为伊达沃尔雷Neter的我逼得走投无路的,就是因为那个fuckin cat暗箱操作!”

冈部终于想起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想着在那里见过,就是和桶子一起参加Mayqueen+喵喵的雷Net.大会的时候。

只会说大话,被菲利斯打的狼狈不堪后,骂不绝口地回去的那家伙。

“知道吗?那个女人是秋叶家的,这一带的大地主,勾结权利的资本家的pig呢。靠那个权利暗箱操作。要不然,降临在秋叶原的最强的伊达沃尔雷Neter——4℃大人的我,怎么可能behind呢。”

“闭嘴!”

“算了,那些腐朽的家伙操纵的雷Net.,已经无所谓了。新的天地在呼唤着我......

“我说过闭嘴了!”

冈部抓起了4℃。

“啊?这样啊,你这家伙也是拍那个fuckin cat马屁的人吗?毕竟一副死宅相啊。沦为被那个女人套上了项圈的狗了吗?”

冈部从喉咙深处发出咆哮。

“你这家伙明白什么!”

咆哮的同时揍了上去。

菲利斯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退出公开舞台的,得揍进这个混账东西的脑子里。

冈部的拳头并不像咆哮那样有气势,大挥大抡却发力不当。虽然打中了,但整个拳头痛到了小指根。

“你这混蛋干什么!”

4℃打了回去。

要是平时的话,冈部一瞬间就会被打到吧。冈部本来就不是那种会打架的人。但是无路可逃、被流氓监禁的4℃已经精疲力尽了,就结果而言,两人的对打没过多久就演变成了嘴炮。

 

“不准你说菲利斯!”

提起抬不起的胳膊,与其说是打出去,不如说是朝着对方落下去。

“你这家伙明白我的什么!”

貌似4℃也是这状态了。

“竟敢小瞧我!那种只会胡说八道的女仆怎么可能强!肯定是暗箱操作了。”

“是你太弱了吧!”

“我很强!总排名850名啊!”

“那就是菲利斯比较强了。”

“要真那么强的话,怎么可能会在蜗在女仆咖啡厅!要是在大会的话,奖金随便拿的吧!反正肯定是通过无线操作偷窥这边的覆盖卡了吧。”

“那是有原因的!”

“我才不管什么原因!肯定是觉得好玩,才来戏弄我的!”

“不能因为这样、就把错误归咎于他人!”

这么说着,冈部稍微同情起了4℃。

努力磨练、对自己能力有信心的某个玩家,要是输给久经沙场的上级玩家还好,但要是输给不参加官方大赛的无名玩家的话,肯定会混乱并且接受不了的吧。但不管怎么说,那种态度是不能原谅的。可是......

“你要那么喜欢雷Net.的话,再次挑战不就好了!在官方赛取得优胜争口气不就好了!”

“啰嗦!雷Net.已经无所谓了!我要作为伊达沃尔界的领袖去享受生活!”

“你就是这么爱虚荣才会去借钱的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是不是说得太准了,4℃发出奇妙的声音撞向了冈部。被撞倒的冈部后背受到重击,呼吸一瞬间停止了。

“你这家伙怎么可能明白!”

冈部被4℃跨在身上殴打。脸上热不仅是拳头的原因,还有4℃的眼泪。

“停、”

刚喊出来,脸上又挨了一拳。然后又一拳。不妙。动不了。就算要投降,对方也已经是半发狂状态了。要是这么被揍下去真的十分不妙。

用双手防卫面部集一口气。机会只有一回。

瞄准一处。

冈部假装要打脸,迅速伸手到对方腰间,抓住从口袋里露出来的手帕。就在指尖感觉到曾有印象的防水布的时候,冈部确信胜利来了。一口气扯了出来。

布料在冈部身上展开,黑底上描着黄和绿的格子花纹显露了出来。

也就是雷Net.的对战垫。

“要是放弃了雷Net.的话,这又是什么?”

冈部尽可能不刺激对方,用平静地声音说道。

“啰、嗦、啊......

4℃咕哝着。难为情的避开了视线,失去了战意。

两人在公园的水龙头处洗脸冷静。冈部脸很疼,有颗牙也松动了。4℃貌似也是半斤八两。

——打一架之后就会萌生友情,那是骗人的。

冈部是这么想的。毕竟全身疼痛。做傻事只会加深自我厌恶。没有闲情去产生友情。

“喂,你刚才为什么会知道?”

4℃摆摆对战垫。

“我也玩过啊,雷Net.。”

“是吗。”

4℃把对战垫铺在公园的长椅上。取出卡片开始摆。

“玩一把。”

真是任性的家伙。冈部这么想。但这总比打架要好。

“知道了。”

冈部摆好卡,坐在椅子上。

马上就变得热情了起来。

4℃也不是只有嘴皮子功夫的。虽然比菲利斯要差,但是比冈部要强。4℃也会注意到那些能打败的杂鱼的举动的吧。

双方互相盯着对方,要看穿对方的手段、虚张声势。

“很糟的表情啊。”

“你不也是吗?”

冈部突然发觉到。

——我和这家伙很像啊。

稀奇古怪的风格,虚张声势的言行。用豪言壮语掩盖自己内心的弱小。不想面对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于是带上了假面。

凤凰院凶真和4℃很像。

对于凶真来说的研究所,对于4℃来说的雷Net.,如果失去的话,会受伤的吧。

菲利斯也是一样的,并不是想伤害才伤害到4℃的。是对雷Net.的热爱加上作为秋叶留未穗的通情达理,仅此而已。4℃只是运气不好。如果能按能认可的方式对战的话,即使是输了,也不会做人身攻击的吧。

“这张就是你这家伙的、最后的link卡。The end of Grand Cross!”

伴随着意义不明的胜利宣言,4℃翻开了冈部的卡,标记是link。是4℃的胜利。

“一开始你就没有胜算。黑色的孔雀的性感之眼,预见了我优雅的胜利啊。”

4℃对苦战只字不提,洋洋得意起来。

“喂、4℃,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你是说胜利女神吗?她们可是沉睡在我的身旁啊!”

“要是......阻挡了你的胜利呢?”

“那么......只能开战了吧。”

强行要眨一下眼。结果因为右眼肿了而完全做不到。

“呼哈哈哈!”

“哼哈哈哈!”

就像是要配合4℃的放声大笑一样,冈部也久违地笑了起来。

“确实是啊。开战。理所当然。”

冈部站了起来。

“再见了,4℃。黑色的贵公子。伊达沃尔雷Neter。就此别过吧。”

“啊啊,再见了。你......那个。”

冈部取出手机。

“嗯?是我。啊啊好久不见了。怎么可能?这是‘机关’的情报战。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就死掉。啊啊明白了。详细情况待会再说。暗号是獾。獾离巢了。El Psy Kongroo。”

关闭手机,转向4℃。

“我的名字吗?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也不是那么......

4℃微妙地有些退缩。

“那么告诉你吧。我名为凤凰院凶真!作为疯狂的Mad Scientist,给世界带来混沌之人!”

“哦、哦。”

在完全畏缩的4℃面前,冈部,不,凤凰院凶真毫不在意地继续下去。

两手在眼前交叉架起。潇洒地飘动白衣。

“我凤凰院凶真,现在、从这个瞬间起,要将一切命运逆转!因为这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