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四章:假面舞会的史诗剧)  

2016-11-03 09:20:01|  分类: ┖石头门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假面舞会的史诗剧(Epic tale of the masked

 

-1-

 

20??/??/?? ??:??

 

睡不着。食指阵阵疼痛。虚幻的感觉折磨着我。为了把这不现实的感觉变成现实,我被想要用手指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的冲动所驱使着。

错误。没有意义。

脑的信息处理技术很发达。心灵创伤的治疗、记忆的操纵、感情的支配,将这些组合起来的洗脑。任君选择。

但为了能做到这点,必须把真实的记忆交给医生保管,而不能用虚假的记忆,绝对不能做那么危险的事。

真是讽刺。

我自己贡献的技术,只有我不允许使用。

即便如此,这是最优解的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2-

 

2010/08/10 13:17

 

标题:无

From:凤凰院凶真

81013:17

 

我想见真正的

黑猫                【注:黑猫的原文是シャノワール”,即法语“chat Noir”】

 

    “真正的黑猫?”

    红莉栖疑惑着。

    研究所除萌郁以外,其余5labmem都聚在一起。

    “当然是电光石火的黑猫啦常考。”

桶子调出搜索结果,图片一览里是:穿水手服的战士们摆出招牌动作,同奇妙的长着许多触手的敌人战斗,有赢也有输的场面。

“‘真正的’是指什么?”

“是指里面的人吗?”

“难、难道说要拐走声优......放进那个存物柜......

“诶诶诶。”

琉华听到冈部说的话,脸色变得铁青。

“涩谷崩坏事件呢,明白了。”          【注:参见CHAOS;HEAD

想起大约两年前在涉谷发生的,令人讨厌的猎奇杀人事件,桶子也皱起了眉头。

《那很危险的(>_<;)》

“嗯—— 身体很柔软的人或许能进去吧。”

真由理缓和的声音。

“在中国杂技团体型小身体柔软的人或许行吧......

红莉栖小声说道。

“这样的话,要把声优强塞进去吗?”

“真、真的要放进储物柜里吗?”

听着冈部紧锁眉头的嘀咕,琉华泪眼朦胧了。

“啊,又来了一封。”

“快读!”

《四井医院405三森龙太》

“医院......入院患者吗?”

“噢,我懂了,我懂了哦!”

正在搜索的桶子突然叫了起来。

“没错!”

“我还什么都没说啊。”

“好了快说!”

被冈部催促的桶子开口说道。

“明天有电光石火的黑猫的直播哦。会有表演绝技的活动,是很有干劲的表演。”

“但是这个三森如果是入院患者的话。”

“当然是不能去看的吧。”

“于是这个真正的黑猫,是不是指由我们代为表演呢?”

“我觉得是哦。给入院的小孩子表演英雄秀什么的,冈伦,你真是圣诞老人。”

“不是圣诞老人!我是凤凰院凶真!”

“怎么看都是圣诞老人,真是辛苦了。”

红莉栖小声嘀咕着。

“助手,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不是助手,也什么都没说!给我忘掉!”

“算、算了。但是......水手服啊......

冈部看看屏幕上的美少女战士,又看看红莉栖。

“等一下、再怎么说,要我去扮成那个可做不到!”

“不要太自大了,助手!像你这样的,当个敌方干部不错了!”

“什、你太口无遮拦了!”

“大家稍稍冷静一下。”

桶子“戚戚戚”、晃晃手指。

“这封邮件写的是真的黑猫哦。”

“啊啊,是这样没错,所以?”

“真正的黑猫不是穿水手服的哦!”

桶子散发出莫明的魄力,如此断言道。

 

-3-

 

“电光石火黑猫”虽然在轻小说原作及其改篇动画出现,但实际上也是存在的。在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的秋叶原,作为保镖伪装起来、管制流氓地痞的女性。

“奇怪的家伙也是存在的啊。那就是真正的黑猫吗?”

“嗯嗯,难得的机会,不是应该扮成那样的的吗?露出度也高,在女性圈里也很温柔。”

“真由喜也听说过哦。小菲利斯说小时候见过本人呢。”

“菲利斯炭出现了!”

“菲利斯啊......

冈部与桶子的表情形成了对照。

菲利斯是女仆咖啡厅——Mayqueen+喵喵的No.1女仆,性格开朗,是爱恶作剧的小恶魔系。和宅男在心中描绘的理想的美少女相差无几,是桶子狂热崇拜的对象。

一方面,对冈部来说却是天敌。虽然说不上是讨厌,但不经意就她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算、算了,去问问还是没问题的吧。”

冈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4-

 

“欢迎回来喵,主人? 今天大家都来了喵。”

菲利斯出来迎接的笑容,让冈部感觉有些耀眼。

正经的女仆咖啡厅——Mayqueen+喵喵。其中的No.1女仆的菲利斯的衣服,不用说,当然是女仆装。

法国女仆和维多利亚女仆的混合,在染上宅男梦想的身姿上配上猫耳,还有句尾的喵。

真是俗套。虽然如此,但菲利斯将这俗套的衣服穿得像女王一般合身。这一点太耀眼。

“凤凰院凶真出场了也就是说......机关又有动作了吗喵?”

“哼,不愧是御子柴白鬼丸的遗腹子——八神菲利斯。觉察到先兆了吗?”

“把父亲送入火口,葬狂七郎的样子,一刻也不曾忘记喵。”

“但如果掉入火口的是白鬼丸的堂兄弟——九十九典膳的话?”

“怎么会......不可原谅喵!这都是青袭狂三郎的教唆喵!”

《诶,什么,什么话题?》

“常有的事,不用在意也可以的哦。”

“真是能奉陪到底的人呢。”

红莉栖小声说道。

迎合主人的话题是女仆的强项喵。

“这、这样......

红莉栖胆怯了。不过冈部也是一样的。

一边逐个接受冈部的妄想设定,一边有加无已的回应,这就是菲利斯的说话方式。冈部畏惧地将其称之为——Dubbing Ten。话说回来,青袭狂三郎是谁啊。

“有动作的可不止那些家伙哦。因此!此刻正是将交给你的‘原初之圣宝(Crusade One)’解放之时!”

“七名使徒将在伟大的‘太极合一(Mega Cross)’之时复苏。一切都和预言一样喵。”

“嗯—— 预言吗?但是这也是预定。”

“不愧是凶真机关在相信预定的时候恰是反击的时机喵。”

两人互不相让、不停地胡说八道。

“喂,小冈伦。”

“怎么了,真由理,现在正忙着呢!”

“不先点些东西吗?”

“啊,也是呢。”

“好—— 点餐喵。”

 

桶子点了蛋包饭,冈部他们点了蛋糕。

“主人,久等了喵喵?蛋包饭喵~

桶子从菲利斯手里接过用番茄酱写着“世界不妙了!”的蛋包饭,露出了心神荡漾的笑容。

冈部在想,就算自己一个人来也没勇气点蛋包饭。更别说带着有女性的朋友们来了。

虽然倒胃口,不过桶子或许很男人。

意料之中的,红莉栖轻蔑地看着桶子。注意到目光的桶子......“啊♂”、气息乱窜了起来。

“这冰冷的视线!在我们行业的就是赞美。”

真男人!不过好像哪里不对。算了不管了。

 

“因此,我们是来向菲利斯小姐打听黑猫本尊的事的。”

“听你们说话我头都大了”,红莉栖借这种不说理的理由当起了调解人。

“倒是没问题......什么时候动手呢喵?”

“尽可能快点呢。”

“那么现在有做cosplay衣服的空闲吗喵?”

“嗯—— 说的也是呢。”

“坏人和敌人的衣服也需要呢喵。”

“确实是呢......

“既然如此,现在就全权交给我菲利斯来解决吧喵!”

“诶、什、什么意思?”

按菲利斯说的,最近,在秋叶原商店街也有英雄秀的预定,要用到的服装据说已经完成了。在秋叶原,无论是英雄还是怪人都是美少女。

“设计那个女主角服装的是菲利斯,以前,让见过的黑猫做过模特喵。所以接下来就只剩下尺寸合不合适了喵。”

菲利斯说得如此轻易。No.1女仆的头衔可不是浪得虚名。不只是Mayqueen+喵喵,,秋叶原商店街的活动也都积极地参加,主持过一些活动。

“虽然十分感激,但是总觉得有些完美的让人害怕呢。”

“说不定靠D-mail做过事前准备哦。”

“好好,妄想辛苦了。”

D-mail是什喵?”

“我们弄到手的禁忌之力。就连密米尔的泉水都能弄干枯的‘反睿智(Anti-wisdom)’。将未来的知识传送给过去的‘通往乡愁的旅路(Nostalgia Drive)’!”【注:密米尔是北欧神话掌管智慧之泉的巨人】

“凶、凶真,为什么,解开了那个封印喵!?这么下去会和那时候一样的喵。‘世界树的灾害(Yggdrasil Bane)’会复活的喵!”

“诶?诶?”

《又是那个常有的事是吧?》

惊慌失措的琉华和差不多快习惯的萌郁。

“不要急菲利斯。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Steins Gate)的选择......。但是,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你也要成为labmem的一员!”

“啊,我头痛,别再说了......

红莉栖当真地揉着太阳穴打破了谈话,这之后的话题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真由理调整服装,剧本由菲利斯决定。问题在于主演。既然是英雄秀,有打斗才好看。但女生群里、大家都是家里蹲。

商店街里计划的的表演,预定是让专业人士来当演员。菲利斯让大家看了看预算,但是......

“这是何等的暴利!”

“不准说暴利!拘束专门人员一天,这算便宜的了。”

红莉栖冷静地打断了冈部的话。

“特摄节目的话,角色即使是女性,变身后让男性来演的情况也是有的哦。”

“还有这一手啊。挺机灵的嘛,桶子!”

“那么,你们谁来演动作戏?”

““演不来,对不起!””

“那么不要动作场面,唱唱歌、转转魔法棒就让坏人洗心革面,怎么样呢?”

真由理把玩着怀表,提出自己的想法。

“真由理,那样就不是英雄而是魔法少女了。”

冈部仔细思考之后继续说道。

......也不是一个人选都没有。”

 

-5-

 

“打工战士、打工战士在吗?”

进入显像管店的时候,冈部大声喊着。

“嗯?叫我吗?”

铃羽露面了。在她背后藏着一个小小的人影。

“小动物也一起啊。”

显现管店的店主、天王寺的女儿——绹。

“不可以威胁她哦。”

“没有威胁。”

虽然打算尽可能语气温柔,绹却越来越往铃羽的身后躲,冈部叹了口气。之前说过的爬虫人的怪谈,结果变得这么糟了吗?

“这个哥哥虽然长的很吓人,不过应该......是个好人。”

绹带着“这是个疑问”的表情,朝着这边看来。

“算了,我来是找打工战士有要紧事的。”

“找我?什么什么?”

“我看穿了你的身体能力了。作为黑猫同邪恶战斗吧!”

“黑猫?”

绹先反应了过来。

“你要作为labmem的一员成为电光火石黑猫,同邪恶战斗从而拯救世界。哼哈哈哈!”

“貌似很有意思呢,具体点告诉我。”

铃羽冷笑地说道。

 

“就是说......为了那个生病的孩子。什么来着,来一场英雄秀就行了吧。那么,要打到谁?三百人委员会?”

“实际上不是打倒而是演技啊。”

“演技?”

冈部一边擦冷汗一边说明。铃羽真是给人一种就和远离尘世的感觉。

就像从没有演戏概念的地方来的一样。

绹盯着冈部解释的样子,只小声说了一句话。

“那是、三森君吗?”

“嗯......啊啊,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冈部确认一下邮件。

“没错,三森龙太。认识吗?”

“我们同班。”

“这样啊,但是暂时要对龙太保密哦。”

冈部提醒道,绹露出奇妙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浮现了些许的微笑。

 

-6-

 

接下来的两天如同暴风雨一般。

菲利斯一人包揽了剧本、演技指导和动作设计,而铃羽的潜力比预想的还要好。

跳跃的动作让人怀疑是不是本该用蹦床、台词也一次熟记。有些稍微读得品淡无味的地方,经过菲利斯热心的指导、转瞬间就有了改善。

红莉栖则与医院取得联系,告知志愿的非专业剧组会来表演,借到了中庭。

桶子和凶真,把贮藏的未来道具拿出来作特殊效果用,专心于改造和检查。

“你们还真是能发明这种派不上用场的东西呢。”

红莉栖手里拿着未来道具4号机——蒸汽蛇。用许多加热线圈把充足的水加热至沸腾,能喷出大量的蒸汽的装置,外表看起来像阔刀地雷。

本来是用于室内加湿(顺带一提,由于结露程度严重所以用不了),但是这次就用来代替烟雾了。

“啰嗦,恶党的手下、爬虫人!”

“真是没想到,还要再穿一次这个......

红莉栖发出叹息声。

几天前。被菲利斯拜托,冈部扮作爬虫人做着份发传单的工作。那天有个人因病缺勤,恰巧红莉栖跟着来了。于是就扮作穿着战壕大衣的蜥蜴人搭档,两人分发了一天的传单。

这之后,被绹问到蜥蜴人的传闻,冈部不知好歹地回答说“在商店街活动的蜥蜴人的真实身份就是我”。冈部滔滔不绝,结果被天王寺揍了一顿。得意忘形地说些“错误进化的蜥蜴人”的生态的话题,确实是有些过头了。

“不必担心!你穿得很合身哦,助手。”

“你要敢认为这是夸奖,我一定会洗干净你的大脑基底核。”

看着红莉栖冷冰冰的视线,冈部畏惧了。

“那你这家伙又扮什么?”

“哼哼哼,预测到会发生这种事,我早就准备好了,哼哼哼哼。”

“真、真恶心......

“看!羊驼人的英姿!”

冈部从储物柜里拿出了人偶服装。白色毛皮的人偶装,头部附有羊驼独特的眼神。

“天在呼唤!地在呼唤!安第斯在呼唤!秋叶原诞生的迷之英雄——羊驼人参上!”

身着羊驼服装的冈部华丽亮相。

“这个羊驼人,投入实战的情况也在考虑,将名为‘羊驼七道具(Seven Gear)’的物件编入其中,从而成为正式标准!”

......怎么看都是坏人角色,真是谢谢了!”

“你、你说什么。这绝对是英雄!”

“怎么可能会有羊驼这样的英雄啊!”

“有!”

“没有!”

“有!”

“没有!”

出面制止没有结果的争论的人是桶子。

“有大受欢迎过哦。”

“什么?”

“就是说羊驼英雄啦。”

“诶?”

“所以我就说嘛。”

“羊驼焊接人。那个、把死了之后的羊驼焊接进敌人身上,将其杀死的英雄。”【注:此梗来自“焊狗人”,焊狗人原文是“dog welder”,日文翻译是“犬溶接マン”,翻译者是本书作者——海法纪光】

“喂,那真的是英雄吗?”

冈部忍不住问到。

“姑且像个英雄哦。与蝙蝠侠和超人一样,都是Dynamic Universe出身的哦。”【注:蝙蝠侠和超人都是美国DC漫画旗下的英雄(即Detective Comics)】

“啊哼哈哈哈......哈哈哈,羊驼焊接人,笑、笑得好难过......

红莉栖笑得停不下来。

“不、不准笑。不管怎么说,确定是英雄了。那么......

—— 响起了清脆的一声。

“那种事在好好记住了台词之后再说喵!”

菲利斯握着卷起的剧本,摆出恶鬼的相貌站在一旁。

“凶真,不可以犯记不住台词就随意临场发挥的毛病喵!”

“那、那是我溢出的独创力......

“无视场合、口吐妄言才不能叫做独创力喵!”

“哇噗——”

“凶、凶真师傅,振作一点!”

“冈、冈伦......这说得是何等贴切。卫生员(medic),卫生员(medic......

琉华和桶子扶住冈部,菲利斯叹了口气。

“可能我稍微说过了喵。但是,如果大家不齐心协力,表演是完成不了的喵。表演必须继续,喵!”

“哼。我知道。刚刚只是在试试你的觉悟。”

“啊,冈伦复活了。”

“真顽强呢,就和蟑螂一样。”

《冈部君真有趣?》

某人无意间哧哧地笑起来,逐渐传染给了全员。

在菲利斯喊着“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喵!今天一整天要进行到第三幕喵!”为止,欢快的气氛一直持续着。

 

-7-

 

医院的中庭。

“哎—呀—,救命啊—”

琉华叫喊着。

“哭吧,喊吧!你将成为我们爬虫地下帝国的活祭!”

“怎么会?好可怕。”

琉华穿着便服瘫坐在地上,发出惨叫。明明并没有穿女装,眼中却只能映出令人怜爱的少女形象。

“你、你的恐惧是最好的调味料!”

虽然有难以言表的背德感,但扮演蜥蜴人的红莉栖仍然集中精神念台词。

“谁、谁来救救我!”

“不会让你得逞的!”

“嗯?什么家伙!?”

“电光石火黑猫!”

“还有,黑猫·小猫!”

裹着一套黑色皮革的铃羽和菲利斯,在树上摆着造型。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四章:假面舞会的史诗剧) - hijl1990 - "ふ笼苞、动漫社"

  

望着那凛凛的身姿,红莉栖发出羡慕的叹息声。

确实如桶子所说的高露出度,但是,完全一致地将身体曲线显现出来的黑色皮革,与水手服有着不一样的妖娆。

话说回来,两人的曲线真的很漂亮。阿万音小姐锻炼得很好。腹部肌肉隐约可见。

“嗵!”

就在红莉栖沉醉的期间,铃羽在空中回转一圈,空降成功。

菲利斯也沿着准备好的绳索滑了下来。

红莉栖瞟了一眼医院的方向。405号室的他有没有好好的看着呢?虽然联络了,但如果没看的话,那就出尽洋相了。

不,他肯定在看的。不可能把视线从这么美丽又让人敬畏的事物上移开。

这么想着的红莉栖,突然间注意到一些不协调。

是琉华。琉华的视线不在出现的英雄黑猫身上,而是投向了冈部的侧脸。冈部没有注意到这点、一直看着黑猫。真是个迟钝的男人。不,冈部是对的,现在正是关键时刻。

“真是不长记性啊,黑猫!”

一听到冈部的台词,琉华猛地回过神来。

“救救我!”

“小姐,不必害怕了。”

铃羽眨了一下眼。

“哼,飞蛾扑火!”

冈部摆出奇妙的功夫造型,朝着铃羽进攻。那个攻势被黑猫单手架开。

琉华担心地注视着冈部的一举一动。

“猫牌驱鲨剂!”

黑猫单手取出喷雾剂,华丽地一喷。冈部“哇——”地叫了一声,琉华的视线一直追着冈部。喂,要担心的不是那边啊。

“我可看穿你们的弱点了哦!”

红莉栖取出大型的手电筒。这是未来道具·阿尔法波·闪电。试胆专用的未来道具,点亮灯光的同时,用放出的音乐推测精神面的安定......简单点说,就是强行给手电筒加上扬声器。

一点开开关,手电筒里就传来了重低音,铃羽显得很痛苦。

“这、这是,三百人委员会的洗脑音波!”

“糟了!黑猫遇到危机了!”

菲利斯兴致勃勃地叫着。

“来吧,大家一起喊黑猫的名字!”

获得孩子们的声援而站起来,是英雄秀的约定。

......然而菲利斯突然脸色铁青。红莉栖也注意到了。

这里不是带有观众席的舞台,而是医院的中庭,观众只有一个人。声援也不可能传达得到。可这么理所当然的事现在才察觉到。

就在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

“黑猫!”

管理道具的真由理喊了出来。虽然作为声援来说,温柔又软绵绵,但是这的确是声援。

被打倒的铃羽,不、是黑猫的手不再颤抖,撑住了地面。

“加油,黑猫!”

琉华也肯定抬起头大声喊了出来。

黑猫抬起头,看准敌人的样子。

“黑猫。”

低声细语般、焦急万分般,仿佛要被风声抹消般的微小声音。和真由理同为道具管理者的萌郁,切实地喊出了那个名字。

然后。

“黑猫!”

仿佛隐约地听到从远处病房传来的声音。

黑猫站了起来。

“谢谢,大家。”

铃羽蹬地跳起。带着身轻如燕地翻跟斗的气势,令人神往般高高跳起。

“黑猫踢——!”

桶子在幕后操作道具,将爆音和烟雾扩散到整个中庭。

 

-8-

 

八月十三日。英雄秀的庆祝会。大家应该都到齐了吧。在楼房前,红莉栖突然犹豫了。

脸颊后好像有什么拂过。就像被柔软又湿润的东西踏过一样。

有种难以言表的讨厌预感。

——荒谬。

红莉栖打消了自己的预感。记忆这种东西是含糊不清的。服从大脑的指令、有实际不存在的记忆的断片浮现的情况出现。说是讨厌的预感,也就是这种程度。

虽然这么想,但是讨厌的预感却难以消除。

比方说,在楼房的阴影处有人藏着的感觉。再进一步假设,拿着枪、身穿黑衣的男人。

——我,太累了啊!

心情不顺的理由能想到一个——今天的庆祝会,阿万音铃羽来了。

那是在英雄秀的高潮时。

 

“黑猫踢——!”

美丽的姿势。伸直的踢腿。那个时候,红莉栖被吸引般地注视着那个场面。

按照商量好,当然要是踢空的。而这种情况会被烟雾掩盖掉。

但是,在红莉栖的视线中,踢腿变得越来越大。

啊,不能死。就在这么想的瞬间,时间缓缓地延长着。

红莉栖的身体擅自行动起来。两手摆起架势,避开跳踢,为了迎击握紧拳头。

在延长的时间中,红莉栖呆呆地思考。人这种生物,在极限状态下,真的会做一些意义不明的事呢。要是有做这种事的时间,还不如快点逃跑。

“笨、笨蛋!”

冈部勉强赶上将红莉栖按倒了。与此同时,桶子把特殊效果道具——蒸汽蛇的开关打开。在响彻的爆音和喷出的烟雾中,铃羽在红莉栖的身旁平稳着地。着地位置完美地、稍稍避开了红莉栖站着的地方。

 

啊,这样啊。红莉栖想着。只不过是弄错了、胡乱猜测罢了。因为初次见面的印象不好,在准备表演的时候,也总觉得和她有距离。想着、说不定是被讨厌了。所以,擅自认为会被杀。然而结束之后,就是商量好的演技。什么问题也没有。

这么想着,红莉栖保持着被打倒的姿势仰视着铃羽,顿时心里一紧。

那是十分冰冷的眼神,包含着轻蔑与憎恶。在美国,作为年轻的东洋人研究员的自己,不知遭受过多少次这样的视线。

——捡了一条命呢!

那双眼睛这么说道。

我随时都能杀了你。这样的感觉。

红莉栖摇摇头。自我意识过剩。睡眠不足导致的被害妄想。这几天,干活过头了。

为了把纠缠在一起的讨厌预感甩开,红莉栖小跑着登上了楼梯。

连着研究所的门。手搭在门把手上。这道门后是——

冲鼻的血与硝烟的气味。染得鲜红的尸体。呆呆站立的冈部。

——别傻了!

红莉栖打消浮现在脑海里、过于清晰的印象,转动了门把手。

“太慢了,助手!”

《肚子饿了》

“小克里斯,辛苦了。”

“快快,坐下吧。”

在温柔的人堆里,红莉栖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对不起,我来晚了。”

 

-9-

 

“大家辛苦了!干杯喵!”

在菲利斯的发言下,全员举起酒杯。

“虽然累,但很开心呢!”

真由喜感慨地说道。

那一天,表演结束后,大家一同去探望三森的病房。

虽说生病了,但也不是什么重病,倒不如说这个小毛孩精力过剩。

过剩到想摸铃羽的屁股。虽然有严厉斥责的一幕,不过气氛终归是欢快的,医院也对冈部一行人表示感谢。

虽然被拜托“如果有机会的话,要不要再表演一次?”,但再怎么说还是推辞了。

“大家,表演的太帅了!”

琉华说的“大家”,要说指谁,看视线停留的地方立马就明白了。不过,当事人除外。

“虽然很开心,不过再来就受不了了哦。”

“是呢......。圣诞老人的游戏虽然很开心,但是不能总是偷懒啊。”

“我还可以的。”

《我也还有工作》

“大家都奉陪了很长时间啊。那么到此为止‘独眼之神的叹息’作战(Operation Grim Odin)第一期宣告结束!”

“等一下。第一期是什么啊?”

“哎呀,也不知道新的D-mail什么时候会来吧。是吧牧濑氏?”

桶子抱着胳膊,严肃地说道。

“虽然这种事不清楚......要是不来就好了呢。”

“说的没错,要是没完没了的世界危机也是很困扰的。”

“那么,Reading Steiner什么的发动了没?”

“嗯?啊啊发动了。刚刚发动了。因此,我确信世界被拯救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要点谢礼吧。”

“好、好吧,因为约好了。不过先回去吧,这次因为诸多事情,我的钱包受到相·当·大·的损伤!”

“谢礼是什么喵?”

“凤凰院凶真大人要感谢拯救世界的全员的谢礼。”

“等一下,我没说全员啊!”

“那菲利斯她们的努力怎么样都无所谓吗?”

“其、其实菲利斯没关系的喵......说到底,女仆只是一种见不得人的身份,为主人献上一切是我们的本分喵。”

菲利斯说着,眼眶溢出泪水低下了头。

“我知道了!全员!一个个地来!哼哈哈哈哈!”

冈部将手中的Dr.Pepper一饮而尽,破罐破摔地喊着。

 

-10-

 

庆祝会告一段落的研究所的深夜。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

铃羽慢慢地站起来。

“啊,我送你。”

菲利斯和真由理以及琉华已经回去了,红莉栖说要和桶子改造电话微波炉(暂定)留了下来。

“嗯?送我?”

“已经很晚了。女生一个人不安全吧。”

“比起冈部伦太郎,我更强一点哦。”

“呃,话虽如此。”

“啊、不过,你要能稍微陪着我也挺开心的。”

铃羽说着,朝着红莉栖瞥了一眼。

 

“呼!”

铃羽走出楼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嗯?怎么了?”

冈部伦太郎别无他意的问道。

连续通宵的庆祝会的胡闹,再怎么说还是太困了。作为凤凰院凶真的高涨情绪也告罄了。

“因为那家伙在那里呢。”

“那家伙?难道是说助手吗?”

“没错,红莉栖。”

铃羽的话里带着厌恶。

“我不明白,你们吵架了吗?”

“倒是还没有呢。”

“那就更加不明白了。”

“冈部伦太郎应该明白的,正确的说,应该只有冈部伦太郎才能明白。”

“哎呀,完全不明白。”

“表演时,三百人委员会的话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了。这么狂热的事你知道得还真是清楚呢。”

给英雄秀的敌方组织取上“三百人委员会”名字的人是铃羽。

三百人委员会,是在暗处支配世界、由三百人构成的组织。也就是散播阴谋论的家伙。是凤凰院凶真的敌人——机关,其中的一个来源。

听到远离尘世的铃羽说出那样的话,冈部吃了一惊。

“我啊,是为了同三百人委员会战斗,从未来来到这里的。”

“什......

冈部倒吸一口气。

“所以呢,能遇到冈部伦太郎我很开心。”

要丢下一句“别说傻话”然后不予理睬是很容易的。或者说,不放在心上并保持距离也行。但是,铃羽的口气很认真,显得太过自然了。更重要的是,怀疑labmem是冈部的气概所不允许的。

“那、那可真是光荣啊。我有做些什么吗?”

“嗯,你可是反SERN抵抗组织——瓦尔基里的领导者呢。以摆脱SERN支配的世界线——Steins Gate为目标的战斗,是从你开始的。”

这世上貌似也有过、因为跳跃性太大反而让人相信的事。将和平的世界命名为Steins Gate的品味,冈部苦笑着接受了。未来的自己,好像也没怎么变化。

SERN吗?之前也听你说过呢。”

“嗯,SERN是三百人委员会的附属组织。在我所处的未来,SERN用开发出的时间移动技术,将所有权利掌握在手了。”

SERN我记得好像是......

“没错,欧洲核子研究组织。表面上是研究基本粒子物理学。”

“背地里在研究时间机器,你是这个意思吗?”

冈部不露出疑问的表情、在意地思考。

红莉栖警告过。D-mail要是交到某个组织手里,绝对不可能轻易了事。要是权力者将完全的时间机器拿到手的话,是没有任何危险能比得上的。一切的反抗与叛乱在发生之前都能无效化。这是独裁者的梦想。

“想必是很糟糕的世界吧.....

“没有战争了哦。原则上,所有人变得平等。但是,自由也没有了。服从SERN的管制而生活着,除了死,一切都不允许。”

“极端的管理社会啊。绝对的权利就是绝对的腐败吗?”

善用时间机器的话,构建理想的社会也是可能的吧。然而,只要人类拥有它,就不能认为会公平理想的运用。在少数人手握强权的前方只能看到腐败。

“没错,这个时代也开始着暗中活动。把称作Rounder的洗脑士兵当做棋子,绑架、暗杀都肆意妄为。”

Rounder......

听到这个名字,奇妙地有种不祥的感觉。

“他们很强吗?”

“比普通人是要强呢。如果受过训练也不是很厉害的敌人,不过可怕的是,不知道身边的人何时就变成了Rounder了呢。”

“难道你是想说,我的助手是Rounder吗?”

铃羽摇摇头。

“不是那种小角色。那家伙是使唤Rounder的一方、SERN的干部。不,是将会成为干部。”

“在未来吗......

“虽然对我来说是过去呢。”

对于这沉重的告知,冈部烦恼着如何接受。虽然想相信作为labmem的铃羽,但一方面,也不想怀疑红莉栖。未来的事情,就算去问红莉栖本人也不知道的吧。

“你是从未来来的吧,这么说的话,那个时间机器什么的应该有吧?”

一阵苦恼之后冈部岔开了话题。

“有的哦,在那。”

铃羽抬起手用手指指着。

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车站前。铃羽指尖的方向是广播馆的楼顶。

现在虽然有白色的施工幕布盖着,但是冈部能清楚地看见、意外落在那里的人工卫星。

“你是坐着那个来的吗?”

“没错哦。”

“那、那就是,在这个时代通往Steins Gate的关键,是这样吗?”

“太详细的事我不能说,因为可能会引起蝴蝶效应呢。不过非要说的话,我来这个时代其实在绕远路。不过很开心呢。”

铃羽出神地说道。是错觉吗,那个身影仿佛变稀薄了。

“等等,别走!”

冈部抓住了铃羽的肩膀。

“嗯?”

“啊、那个,任务在身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那个......在走之前......

“啊、那个,倒是还没准备走......

“是吗?”

“嗯......

冈部注意到自己的手还抓着铃羽的肩膀,于是放了下来。

不畅快的沉默。

“那、那个要走的话说一声吧,开一个送别会。”

“诶?为我的?”

“没错。你要是擅自消失的话,大家会伤心的。”

“虽然我觉得不会那样,不过,也是呢,我知道了。”

铃羽抬起头。

“临走之前,会好好告诉你的,这样可以吗?”

“啊!”

铃羽闪过一丝笑容后,在了广播馆的小巷口消失了身影。

“时间机器啊......

冈部感到为难。铃羽一消失,刚才所说的一切就像奇怪的玩笑话一样了。

“说起来......

铃羽一开始说红莉栖如何如何,但冈部突然想起来,忘记了问具体是怎么回事了。

算了,既然说了不是立刻就走,那下次见面再问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