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三章:夏炉冬扇的圣诞老人)  

2016-11-01 21:27:55|  分类: ┖石头门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夏炉冬扇的圣诞老人(Father Christmas on summer)


 -1-


20??/??/?? ??:??

 今天,我做了正确的事。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所以我没有弄错。不过是执行了最优解而已。所以我是正确的。那家伙如果能理解这个正确的话,肯定会高兴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

 手指。是手指不好!

 扣下了扳机。扣下了扳机。明明只是金属和弹簧的部件而已。已经无数次地扣下,本应早就应该习惯的。无论是枪声、硝烟、鲜血还是惨叫。

 然而,那个时候的感觉还残留着。就好像,用这个手指直接对那家伙,剜掉右眼、插进脑浆、把头部弄得飞散一样的感觉。

 无意义的信息。错误记忆的关联。错误。这不过是人不完全的大脑无法避免的错误。

 但是,那个错误却强烈地、强烈地折磨着我的内心。


 -2-


2010/08/06 11:15

 “召开紧急会议!”

 眼球充血的冈部叫喊着。

 场所是平时的研究所。聚集的是labmem全员。也即是说:真由理、桶子、红莉栖还有萌郁。

 带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的真由理,正握着当做护身符的古风怀表。将警戒心渗入无表情之中的萌郁。桶子昏昏欲睡、红莉栖伺机吐槽。总之就是松松垮垮的labmem。

 “小冈伦、小冈伦,今天怎么了?”

 真由理的声音如春风拂面,温暖人心。

 “指令!”

 “指令?”

 “来自未来的指令。也就是D-mail。”

 “真的有D-mail吗?”

 “谁发来的啊?”   

 “听好别吓着,正是我凤凰院凶真本人。”

 桶子露出微妙的表情,朝着红莉栖看了看。

 “D-mail很危险,我说过要停手的吧。”

 红莉栖吃惊地说道。

 《D-mail危险吗?因为是时间机器的关系?》

 “不是那样的,是指微波炉会冒出大量的火花。”

 《火花好可怕(>_<)》

 “在令人畏惧的真理面前引起混乱,不忍目睹也是情有可原。但是这么狼狈可是抵御不了机关的入侵的啊!”

 《机关是什么?》

 “机关就是机关。世界背面的支配者,在安逸平常的帷幕之中支配着大众,并使之变为奴隶的家伙。”

 “也就是说,这是冈伦平时的妄想设定呢。”

 桶子向萌郁解说道。

 《明白了!》

 “那么,既然是你的妄想,为什么是来自未来的邮件呢?”

 “说了不是妄想了!这是冒着时空悖论引起蝴蝶效应的危险送来的邮件啊。明知道代价还要送来,就只能说明是要拯救世界的危机了。”

 “夸大其词呢.....”

 红莉栖露出微妙的表情。

 “那个,真由喜相信哦。”

 “这种情况下是谎话才对吧常考。”

 “诶—,是吗。真由喜喜欢的是说真话。”

 “要不是谎话,就该去医院了。”

 桶子小声嘀咕。

 “我听到了啊,谁要去医院啊!”

 冈部深吸一口气。

 “现在开始,发动‘独眼之神的叹息’作战(Operation Grim Odin)!未来道具研究所的labmem拿出全力执行指令。”

 “等一下,这是要我也参与吗?”

 “那是当然的。克里斯蒂娜,你也是重要的战力!”

 “不准叫那个名字!”

 “真由喜也来帮忙。”

 “当然。”

 《好像很有趣,我也来帮忙》

 “要是麻烦事就算了,我还要忙雷Net.的特训呢。”

 桶子说的是最近热衷的桌游的名字。

 红莉栖瞥眼看桌子,桶子也休息。这么一来,跟随冈部的就剩下真由理和萌郁了。

 真由理闭着眼睛把怀表贴在耳边,好像是想事情时候的习惯,怎么看都像是靠不住的。而对萌郁来说,比起不自然地排除出去,一起行动反倒是容易蒙骗过去吧。

 “我也来帮忙。”

 红莉栖不情愿地举起了手。

 “嗯,相信你了,助手。”

 “不过,完事之后要给我点谢礼什么的。”

 红莉栖把头甩向一边、如此说道。

 “什、你这家伙!在世界的危急关头,居然自私自利。”

 “既然拯救了世界,这点诚意还是很划算的吧。”

 “......”

 被戳了痛处的冈部无话可说,不过挺起了胸膛。

 “没问题!任务达成之际,做什么都行。”

 “好,那么开始吧!”

 “怎么,挺有干劲的嘛。”

 “既然接受了,当然要好好干了。那么,指令是什么?”

 “其实还没有收.....哦、噢噢噢,来了,终于来了!”

 冈部把手机摆在眼前,把分成三封的D-mail大声读出来。

 “一楼的铃”

 “一楼的铃?”

 桶子疑惑着。

 “啊错了。是名字啊。这是...... 请一楼的铃羽...... 什么啊这?”

 “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读完啊!”

 “知道了知道了。请一楼的铃羽吃顿好的。”

 《请吃饭?》

 “就是请吃饭了吧。”

 “这样任务的全貌就清楚了。请在某处一楼、名叫铃羽的人吃饭就行了。”

 “啊,是说小铃吗?”

 真由理低声说道。

 “谁啊?”

 “是最近来的、看店的女孩子哦。”

 “什么啊,打工战士啊。这样的话一开始这么写不就好了。”

 就在最近,来一楼的显像管店打工的女孩子。总是一身紧身运动衫、健康又讨人喜欢。虽然没怎么见过她认真工作,不过貌似和店主的女儿绹关系很好,常常在一起玩。

 “但是邮件是冈伦写的哦。”

 “呃呃。未来的我有不能明写的原因吧。没错,肯定是机关的审查!”

 “名字都写上了,还能通过审查......”

 红莉栖有些意外、插嘴说道。

 “总之,请那个铃羽小姐吃一顿好的就行了是吧。”

 “没错!世界就会因此得救了!”

 “虽然云里雾里的......不过,试试吧。”


 -3-


研究所的一楼是专门处理旧式显像管的店铺。但准确来说,实际上是这栋楼的所有者——天王寺裕吾经营的显像管店的二楼借给了冈部他们。

柜台前坐着的不是光头冷酷的人父天王寺,而是正在熟睡的双马尾少女。

“好久不见了啊,打工战士。”

“那个......你是、冈部伦太郎来着?啊,好香的味道。”

铃羽微微动了动鼻子。

“是这个吧!”

冈部打开提来的袋子。桶子推荐的牛肉盖饭店SAMPO的盖饭打包。

“哇,看起来很好吃。”

“这是你这家伙的。”

“我可以吃吗?”

“你只管吃到饱。”

“你可真是个好人呢!”

铃羽打开牛肉盖饭的盖子,将汤汁的气味吸入全身。

“但是......既然这东西到嘴边了,那你也将卷入与机关的斗争之中。”

“机关?”

“就是从暗处操纵世界、将人们变为奴隶的黑暗势力。”

“嗯——,你是说三百人委员会?SERN的附属组织?”

“嗯?SERN?”

被冷静地回应,冈部一时语塞了。

“嗯,可以啊,这点是我的拿手好戏。我会好好BAO EN的 。”

“保温?要加热吗?”

“报恩。报答恩情。”

“我期待着哦。哼哈哈哈。”

冈部潇洒地翻弄了一下白衣,朝着二楼返回。

铃羽朝着那个背影稍稍低头敬礼,然后开始吃牛肉盖饭。

“我开动了!”


“小冈伦,辛苦了!”

“不,还没好。我的Reading Steiner没有发动。还没有把世界从危机中救出来。”

冈部说着,环顾了一下四周。根据过去的经验,世界线替换的时候,应该会感到一些晕眩的,但是却没有发生。

“我在想是不是送的东西质量有问题?”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有比SAMPO的特大牛肉盖饭更好的东西常考。”

桶子感到出乎意料,反驳说不可能。

“哎——,看来拜托你是个错误。”

冈部深深地叹了口气。


“咦?这次又怎么了?”

“哼哈哈哈。牛肉盖饭都满足不了,真是个贪婪的胃。把这个吃了。”

“呃,虽然不是很明白,谢谢了。”

铃羽接过了冈部递来的一包东西。

“哇、是便当啊。”

“特制幕间便当with Dr.Pepper。不必客气只管吃。”

“明白!”

铃羽有活力地分开了筷子。

“......虽然给你了,不过你还真能吃啊。”

“往肚里屯食可是我的特技呢。”

铃羽笑了。

“因为常常会有由于任务三天都不能吃饭情况,能吃的时候一定要尽量吃呢。”

“......不愧是打工战士啊。哼哈哈哈。”

“嗯—— 还是没有发动啊。”

“还没问清楚就让你去了是我的失误......你到底带什么去了?”

“特制幕间便当with Dr.pepper。和式的心意、配上天才饮料的组合,无论是何等冻结的心也......”

“到底是什么组合啊!这不是和桥田一个等级吗?”

“诶,和我一个等级?”

《让我也试试可以吗?》

“很好,上吧、闪光的指压师(Shining Finger)。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冈部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说道,

“那家伙的特技是屯食,量多的东西应该会让她高兴的吧。”

《明白了》

无视红莉栖“不不不,再怎么说......”的话,萌郁回了一封简洁的邮件。


“......”

“那个,上面的人?”

萌郁微微点头。要是能用邮件交流就好了,可惜不知道对方的邮件地址。

“那个肉......难道说是给我的吗?”

再次点头。听从冈部的建议,这次带来的是“三倍豪华土耳其烤肉套餐”。

就像恋爱电影里抱着花束一样,萌郁抱着装好的烤肉。

当然,重量不是花能比的。萌郁的手很快就坚持不住了。

铃羽见状赶紧收下了烤肉。

“谢、谢谢...... 我待会儿会吃的。”

“待会儿”,这可是预想之外的。萌郁皱起了眉头。待会儿再吃能成功吗。可以的话,希望能现在吃。

“一定要现在吃吗?啊,嗯,明白了......”

理解了!

明明没用手机邮件、话都没说出口也让对方理解了。这是个很不错的人。萌郁这么想着。

萌郁稍稍表示敬意之后,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楼上。


《任务完成》

“嗯——很可惜,还是没......”

《失落》

“冈部完全不懂呢。对女孩子说什么‘量多’。”

“既然如此,助手、拿出你的真本事然我见识一下!”

“没问题哦。”

红莉栖摆出认真的表情、自信地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楼上的牧濑红莉栖......”

红莉栖到达一楼的时候,铃羽正用兰博刀代替叉子戳着山一样的烤肉。

面对看着就难过的大量的肉,红莉栖不由得打了个趔趄。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对多么豪爽的运动系女孩,以量为主的请客是不存在的吧。

“难道说......又是吃的?”

铃羽用鬼魂般的表情回答。

“嗯、不是现在也行的。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想邀请你吃......”

“makise kurisu......你是红莉栖!刚才就好奇怎么回事,原来你就是元凶啊!”

“诶,等......”

“你这SERN的走狗,我是不会认输的!”

铃羽缓缓站起来,手里正握着大型的兰博刀。刀尖低落的肉汁就像血一样......

“......总觉得突然被对方先发火了。”

“不愧是打工战士。是觉察到了复苏者(The Zombie)的杀气了吗?”

“我没有杀气!”

“接下来是真由喜呢。”


“嘟嘟噜。我是真由喜哦。”

“啊啊,上面的。那个,难道是吃的?”

铃羽精疲力竭地趴在桌子上。烤肉已经消灭掉了。

“嗯。”

“不好意思,今天就算了。再怎么说也吃太多了......”

“啊,这个是便当,明天早上再吃也没关系的。”

“是吗,不好意思了。”

真由理递过一个可爱的便当盒(附带一串香蕉),铃羽收下了。

“那个,虽然收下了,不过为什么今天大家都来请我吃饭?”

“那是因为——”

“因为?”

“为了拯救世界的危机。”

铃羽疑惑地看着真由理温柔的笑容。

“我回来了。小冈伦,世界变化了吗?那个、bowling什么的?”

“是Reading Steiner!唔唔唔,啊。”

冈部突然按住右眼呻吟起来。

“小冈伦,不要紧吗?”

“不要紧,没问题。刚刚,世界线......变化了。这样,世界应该是被拯救了。”

“怎么看都是自导自演,真是谢......”

“嗯、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你好烦啊。”

红莉栖叹了口气。

冈部暗地里安心地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感觉到世界线的变动,但是如果说出来会没完没了的。都请吃饭这么多次了,相信会有一些意义的。要是有问题的话,未来会追加D-mail的吧。

“太好了,小冈伦。”

“那么,到底是怎么拯救了世界啊?”

“谁知道呢。现在也没有知道的方法。也许是打工战士饿着肚子被打倒,就会成为世界崩坏的导火索吧。”

“吃太多躺着动不了也可能成为导火索吧。”

桶子的打岔让冈部严肃地点了点头。

“不过结束了的话就可以暂且放心了呢。”

“也是哦。”

《很开心呢》

“是呢,感觉不坏。”

“小冈伦,辛苦了。”

伴随着真由理的微笑,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

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就在寂静降临屋内的时候,出现了怪音。冈部的口袋里传来的声音——邮件的收信通知振动。

“稍等一下......”

冈部看着邮件脸色阴沉下来。

“收到了吗。接下来的任务?”

“不愧是我的助手。脑子转这么快还真是少见啊。”

“我突然有急事了。”

“既然做了约定就给我奉陪到最后啊!”

“知道了啦。”

红莉栖提高了嗓音回答冈部,一旁的真由理微笑着注视着这一幕。


-4-


《想要雷Net. AB flash》

《朵玛☆朵姬的小炎的手办》

《告诉得到我丛生口蘑的大佛蘑的方法》

收到的D-mail的内容五花八门。

“这啥啊?”

冈部嘀咕着。

“雷Net.知道吧。雷Net. AB flash是上个月推出的便携版游戏的哦。”

“和你最近玩的那个不一样吗?”

“那是桌游。很费脑子。Flash是面向小孩子做过调整的家庭用游戏的哦。虽是面向小孩子,但战略的深度让教程得到充实,是有进一步发展打算的杰作......”

“那、那个很稀有吗?”

“虽然新品缺货,不过二手的话还是有的哦。价格、还算便宜。”

“小炎的手办还好说,大佛蘑是个什么?”

红莉栖插话。

《丛生口蘑好像是手机软件的游戏》

“那么,有谁是玩丛生口蘑的人?”

全员都不玩。

“未来的冈部为什么会想知道那个游戏的攻略呢?”

“可、可能是包含了什么暗号吧。”

“......算了,那么要怎么把答案告诉出去?”

“这一点也用邮件发来了。”


大厦的里侧。夹着狭窄的车道的对面,投币存放柜静静地存在于那里。是按邮件指定的地方。冈部和红莉栖带着要求的物品到达了。

“最右端的......这个吗?放进这里就可以了吗?”

“但是,没有钥匙。啊,开着的。”

虽然写着使用中,但不知是不是锁坏了,柜子的门开着。

“一般人不知道的好地方呢,在这里交付恰好。”

冈部把准备好的游戏、手办和写着攻略的记事本放了进去。

“靠这些改变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不要问我!”

像玩具、点心这样的来自D-mail的要求发来了不少件,不过在秋叶原都有,事情没问题地进展着。

“没问题才怪!我的钱包危机了!混蛋,未来的我!”

“不是要拯救世界吗?加油!”

“打工......要增加了啊。”

冈部叹了口气。

放进柜子里的物品稳健地减少着,冈部他们判断是接收方出现了吧。然后......

“等一下,这什么啊?”

冈部看着D-mail,发出惊讶的声音。

“什么啊?哎呀。”

“拜托找一下在车站前掉了”

发来的附件照片上,映着可爱的毛绒玩具。

“等等,D-mail能发照片吗?”

“嗯—— 肯定是在未来得到改良了吧。”

“要是那样的话,不是先把字数限制给解除吗、一般来说?”

“话虽如此......”

就在冈部和红莉栖疑惑的时候,传来了一声吼叫。

“噢噢噢——‘小贝拉’!”

桶子的声音。

“什、什么,怎么了?”

“不知道吗?萝莉短袜水牛的吉祥物,以惊愕的满配置而著称、世纪新星的小学生机械牛——水牛贝拉的哦。”

桶子摆弄着放在电脑前的手办忘我地说道。

“是、是吗。总之明白了就好。买个新的就好了吧。”

“刚刚不还说没钱了吗?”

“能靠钱解决最好。比起在整个秋叶原找掉落的东西要实在的多。”

“啊,那是行不通的。”

桶子毫无怜悯的一句话,让冈部僵住了。

“为、为什么不行。卖完了?限定品?非卖品?不行的话就算网上竞拍也......”

“不是那样的,‘小贝拉’不存在官方毛绒玩具啦常考。这个、估计是手制的。”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冈部的回答近乎哀嚎。

“要是有的话早就买了哦!就算买不到也会牢牢把握官方消息的。”

“......这样啊。”

冈部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么,找吧。”

“你认真的吗?”

红莉栖盯着冈部说道。

“只能去找了。世界的未来搭在这上面啊!”

冈部紧紧地攥住了拳头。

“嗯,真由喜也来帮忙。”

“啊啊,全员出动!克里斯蒂娜,去电车和派出所的失物管理者处询问!指压师,动用编辑部的关系。真由理做便当。桶子去侵入监视摄像头的防范系统、检查录像!”

“知道了啦。”

“好——”

《我试试看》

“冈伦,这是犯罪吧。”

“告诉我,作为超级呵客的你,办得到?办不到?”

“不用说,当然办得到哦。冈伦,你是认真的吧?”

桶子低着头,眼镜反光。嘴角掠过一丝笑容。

“当然是认真的。我们研究所没有不可能。哼哈哈哈。”

红莉栖猛地发现自己对那张侧脸看得入迷了。

——偶尔,就会耍帅呢,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红莉栖慌张地摇头,赶紧打消了这种想法。

面对着“也许会徒劳无功吧”这样的事,仅仅凭借着个人的信念向前冲,虽然这种行为在世人看来很愚蠢,但对于研究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素质。

当然,这仅是对于“研究成功的话”来说,对于眼前的中二病患者,能不能成功还得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怎么了,助手,紧张得发抖了吗?”

“吵死了!”

红莉栖稍稍感觉到两颊发热。


-5-


“买东西去咯。”

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开心事,真由理仿佛要跳起来一样走着。

“不要高兴得迷了路哦。”

“诶,才不会呢。”

“也不知道是迷路......还是擅自就不见了......”

“那、那是,那个......对不起呢。”

真由理一遇到感兴趣的事,马上就会被吸引着走过去,丝毫不会让人察觉。在同行者看来,会有真由理就像是突然间消失了一样的错觉产生。

冈部担心地把真由理的这个习惯称作“沉默的直归(Sneaking Fadeout)”。

“不过,我陪你也是只到半路而已,你要先走其实也没关系......”

就在说话的时候,真由理不见了。回头一看,真由理正停在路边,直直地仰望着天空。

就那样缓缓地把右手伸向天空,并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动不动。无论是周围异样的目光,还是冈部的叹息,真由理仿佛完全都感觉不到。

不分地点的向天空伸手是真由理的另一个习惯,冈部称之为“和星尘的握手(Stardust Shake hand)”。

“看不见星星的吧。”

冈部靠近着这么说道,真由理发呆的表情上浮现了微笑,终于放下了手。

“即使是白天,星星们也会在那里的哦。”

“虽然哲学性的话挺不错,但是停在道路中间是很危险的吧。”

“诶嘿嘿。也是呢。”

不知道是明白还是没明白,真由理和往常一样笑了起来。


-6-


“还没有送来呢。”

“......非常感谢。”

红莉栖叹了一口气。车站和派出所全部都走了一遍,但是并没有失物送来。还有什么会忘记东西的地方,应该是饮食店了吧。

“......秋叶原的饮食店有多少家啊!”

失落没多久,红莉栖接到了电话。来电是冈部。

(是我。进展如何?)

“车站和派出所都问过了,但扑了个空。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如果找到了应该会给通知的。总之,我先去饮食店转转。”

(是吗,继续拜托了)

“你那边怎么样了?”

(在打听)

“哪方面?”

(在等桶子的情报。那个邮件的发件人,也许是小孩子吧)

“不是未来的你发来的吗?”

(虽说如此,也许是有什么原因让小孩子代为发送的吧?)

“也是呢。”

铃羽的事暂且不提,这几次发来的D-mail,无论是文章还是拜托的内容,都有些幼稚。

(因此我决定暂且先去小学看看)

“等一下,你要是在小学周围晃荡会被逮捕的。和真由理一起去。”

(那家伙......虽然受小孩子欢迎,但是有突然不见的毛病啊)

“这样啊......但是绝对不要一个人去啊”

(让有前途的小孩、在我凤凰院凶真的气场下感到怯懦并不是我的本意)

“话要看怎么说呢。”

(交给我吧,我心中已经有合适人选了)

冈部自信满满的说法,反而让红莉栖感到不安。


-7-


把真由理送往超市之后,冈部到达的地方是,在周围杂居楼房的缝隙里静静地伫立的神社。

在若有若无般大小的院落内,巫女装束的少女正在打扫。

不。不是少女。冈部伦太郎很清楚。漆原琉华是男性。

“冈部师傅,你好。”

柔和的声音也已经是超过中性的女声了。

“琉华子哟,有好好修行吗?”

“是的,是说妖刀五月雨的吧。”

“啊啊,那是能控制你的力量的东西。”

在秋叶原的复制品武器店——武器店本铺花了980日元买到的东西。不过此处应该不会有人吐槽。

“是的,按您说的,每天挥一次。”

“只要拿着那个,把清心斩魔流练到极致的话,你就不会被内心的邪恶之火所灼伤了。”

冈部与漆原琉华的相遇是在秋叶原的步行者天国。

无法摆脱被居心不良的摄影小子纠缠的琉华,得以冈部大喝相助。自那以来,冈部就微妙地被琉华亲近了。

“要怎么做才能变得像冈部师傅那么强呢?”,冈部被这样问到后,给琉华布置了精神修行的任务。

“看来修行有成果了啊,琉华子哟。”

“是吗,好开心啊。”

隐藏着怜爱与缥缈、具有浸透力的笑容。若用花来比喻的话,就像是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摘走般的笑容。

——但是是男的。

冈部深呼吸、如此默念道。不时地会忘记这一事实。

“有一个很适合你的任务。”

“是,师傅。”

“与其说是任务,如果不忙的话,其实是希望你能帮一下忙。”

“是,没关系的,我会努力的。”

坚定的回答。虽然柔弱的样子也不错,但是像这样挺起胸膛的表现也十分令人喜爱。不对。

——但是是男的。但是是男的。但是是男的。

冈部默念咒文,调整呼吸。

“接下来要说的是,研究所的机密。因此,必须先让你成为labmem。”

“labmem......就是和真由理一样吗?”

“没错。和真由理以及桶子一样。另外最近加入的‘复苏者(The Zombie)’和‘闪光的指压师(Shining Finger)’也要算上。”

“我明白了。”

“好!成为labmem就意味着要做好和那些家伙的战斗的觉悟了。残酷事实会让身体承受不了,明白这一点的觉悟也是必要的。”

“这、这个,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是,冈部师傅”

“不是冈部。我是凤凰院凶真!”

“是!凶真师傅选择了我的话,我会努力的!”

“很好的觉悟。那么labmem No.006、琉华子哟。现在下达任务。”

“是!”

冈部把手机拿给琉华子看,并告诉琉华子至今为止的事。

电话微波炉(暂定)的发明,送往过去的D-mail的发现。通过D-mail能将过去改变的事。

然后,现在收到了来自未来的D-mail,正在寻找毛绒玩具的事。

“要拯救世界,必须得找到这个毛绒玩具是吧。”

“就是这样!”

“那我会努力的。这张照片请让我在看清楚些。”

“啊,现在发给你。”

琉华盯着发送来邮件上的毛绒玩具,抬起了头。

“我看见过这个。”

“什么!真的吗?”

“那大概是个小学女生,之前,来过这里祈祷。是个十分懂礼貌的孩子,因为她露出认真的表情所以我记得。”

“果然是小学生吗。那是忘在这里了......”

“不在这里。对不起......”

“哎、哎呀,不用道歉。我现在正打算去打听,来帮忙吧。”

“是,当然的。”


巫女装束的时候,无论从哪看都是和风美人,便服的琉华就像模特一样。苗条修长的腿,柔和的肩膀曲线。中性而又蛊惑人心的美。

冈部念起咒文,镇定身心。

“那么,走吧。”

“是。”

冈部在意着走在身旁的琉华,感觉距离太近了。男人走在一起是像这样的吗?和桶子走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来着?

只要在意一次,就会一直在意。冈部由于绷紧神经,皱起了眉头。由于表情看起来好像很难过,就在琉华情不自禁想要抱住冈部的肩膀安慰他的时候,冈部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确认,是桶子打来的。

“是、是、是、是我。怎么了?”

(冈伦,呼吸好急促,你在干嘛?)

“我正在绕开机关的人。不要在意。怎么了?”

(毛绒玩具的所在地,找到了哦)

“什么!?”

(真是不容易啊。用图像构建三维模型,把实时摄像头的数据全部输进预测引擎......)

“嗯,干得漂亮。那么,地点在哪?”

(小学生拿着移动中。朝着昭和街的方向)

“小学生?是所有者自己找到了吗?”

(我觉得不是哦。因为有三个人左右在一边踢一边走着)

“好,明白了。告诉我详细地点。”

冈部保持通话的状态对琉华说道。

“我们走,琉华子。”

“是,凶真师傅。”


冈部按着桶子的导航跑着。跑起来能忘掉烦恼。这点虽然不错,不过马上就气喘吁吁了。心脏很难受。

回头一看,琉华也很难受的样子,但是还是跟了上来。

赌上师傅之名,不能比弟子先休息。冈部虽然呼吸困难地皱起了眉头,但仍然继续跑。

终于琉华的步伐慢了下来,冈部也随之放慢了脚步。

“对、对不起,凶真师傅。我......”

“没事。”

这么短的话连贯不了,冈部调整起呼吸来。

“能跟到这里来,很、很了不起了。这是都修行的成果啊。”

“非常感谢,师傅。”

“......本以为就快要到手了。是那个吗?”

高年级的小学生一般的小孩子,把毛绒玩具当做球踢了起来。

“喂,你们几个,那个毛绒玩具。”

“哇”“不好”“好恶心”

小孩子捡起毛绒玩具跑开了。虽说如此,要真跑起来小学生应该是跑不过大人的。

“喂,等一下。”

冈部两人也很疲惫了。

狼狈不堪的大学生和高中生追着小孩子跑。小孩子跑进了当地的小学。

——等一下,你要是在小学周围晃荡会被逮捕的。

回想起红莉栖的话。但是,在此罢手可做不到。

冈部一边通过校门,一边对琉华说道。

“琉华子,我如果有什么万一的话......就算只剩下你了,也要把那个拿回来。”

“那怎么行,弃师傅不顾什么的......”

“不要主次颠倒,现在你是要拯救世界的危机!我应该教过你的,面临战斗时重要的是——”

“是!是气势。”

“就是这样!”

“喂喂,那边的家伙,你在做什么?”

四十上下的男性教师,扣住了冈部的肩膀。

“去吧,琉华子!”

“明、明白了。”

“等一下,不要生事啊。这里可是小学,你们是相关人员?”

被包含魄力的眼神瞪着,冈部举起了双手。

“并不是那样呢,那个,这里的学生呢,把毛绒玩具呢”

“毛绒玩具?你的?”

“啊不,那个毛绒玩具呢,那个呢......”

“好了,这里不方便说话,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

“哼哈哈哈!”

冈部翻弄着白衣,两手交叉,放声大笑。然后。

——身为教师竟然想束缚我凤凰院凶真,胆子不小啊!

......本想这么说,但是把话咽了回去。

“啊,抱歉了。”

冈部这么说着,恭敬地低下了头。

大笑的时候,冈部敏感地觉察出教师的严厉,于是就变成这样了。


“原来如此啊。情况很清楚了,但是怎么随意地闯进来可是让人困扰啊。”

“是......”

“最近世道不太平呢。我们也肩负着好好看管孩子的责任啊。”

“是......”

被带到办公室,说明十分钟,说教三十分钟之后,冈部被无罪释放了。

走出校门,冈部伸着腰,做了个深呼吸。

“凶真师傅!”

琉华在挥手。

“刚才对不起了,把师傅放在一边。”

“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气势不错哦。”

到底什么时候就在等候了呢。琉华身上散发出了酸臭味。说到酸臭味,这是......

——垃圾的臭味。

仔细一看,琉华的衣服也脏了。

“这个,我拿到了!”

骄傲地递来的是粉红色的母牛少女的毛绒玩具。

小心翼翼地擦过了吧,但还是沾满了泥土,棉花也因开线露了出来。

“你做到了哦,琉华子。”

冈部伸手去接,琉华赶紧把毛绒玩具收了回去。

“对不起,这样会弄脏冈部师傅的手的。”

一时语塞,琉华低下了头。

“十分抱歉,在我抓到那些孩子的时候,毛绒玩具已经不见了。问了才知道他们扔掉了......我没能赶上,结果就变得这么脏了。”

——这家伙真是个美少......年啊。

冈部听着琉华的话这么想。琉华身上粘了气味,看来是在垃圾堆里翻找过了吧。

就算衣服脏了,拿着满是泥土的毛绒玩具,琉华也依然很漂亮。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

“我,有帮上忙吗?”

“当然了。要是没有你的话,根本拿不到这个毛绒玩具。”

“太好了。”

琉华说着舒了一口气。那天真无邪和惹人怜爱的样子......

——但是,是男的。

冈部默念起了咒文。


“我回来了。”

“小冈伦,欢迎回来。”

出来迎接到达研究所的冈伦两人的是真由理和桶子。

“真由理,日安。”

琉华怯怯地说道。

“啊、琉华君,嘟嘟噜。难道说琉华君也来帮忙了吗?”

“没错,并且从今天开始,琉华子也是我们研究所的一员了。”

“是,请多关照!”

“哇,请多关照呢。”

“请多关照了哦。”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三章:夏炉冬扇的圣诞老人) - hijl1990 - "ふ笼苞、动漫社"

“那么真由理,不好意思,这个能拜托你吗?”

“噢噢,小贝拉,为什么样子看起来这么凄惨......”

桶子显得很失落。

“嗯,很可怜呢。不过,这还是能补好的。”

“啊,拜托了。琉华也去洗洗吧。”

“对不起,我脏了。”

“琉华氏,刚才的台词,请再说一遍。”

桶子触电般地对琉华的话有反应。

“诶?”

“就是‘对不起’后面的那句话。”

“不说也行,去洗澡吧。”

“是、是。”

冈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由理,有能让琉华子换的衣服吗?”

“那个,我找找看。”

真由理在衣柜里把cosplay的衣服一件件取出来。

“小闪的话......不行呢。”

“拜托找一件能穿着回家的衣服。”

真由理以前就一直邀请琉华cosplay,专门的衣服也早就做好了。不过,保守的琉华貌似完全没有这种想法。


最后,在cosplay的衣服里找到了还算说得过去的组合。真由理因为要修补毛绒玩具先回家了,而冈部他们也放松下来、正确的说是精疲力尽了,抓了些点心和果汁吃喝,看样子真的是累坏了。

“嗯——”

“怎么了,冈伦?”

“总觉得忘了些什么。”

“你怎么一说,我也觉得哦。”

“诶,是什么呢?”

琉华认真地思考着。

突然间,冈部的手机响了。

“啊,想起来了。”

不等确认来电显示,就知道是红莉栖了。冈部战战兢兢地接通了电话。


-8-


“阿嚏!”

在秋叶原的巷子。虽说是夏天,深夜也是很冷的。 

冈部在电线杆阴影处窥探着储物箱。

找到毛绒玩具之后,被晾了一个小时以上的红莉栖大发雷霆。冈部和桶子只能低头认错。琉华因为不认识红莉栖所以无罪。

结果,因为“给我好好确认失主是不是收到了毛绒玩具!”这样的原因,冈部二人通宵守着放毛绒玩具的储物柜。

根据琉华的话来判断,丢失毛绒玩具的是个小学生。

“深夜不可能会来的吧......”

这么想着,还有由于将红莉栖弃之不顾的原因,冈部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下一味地等着。老实说,中途都打算回去了。

真由理缝补好带来的毛绒玩具。

沾满泥土的时候不清楚,后来发现玩具的边缘绣着名字。

“岸坂静”

父母为孩子一针一线缝好的毛绒玩具。这要是给错人了那就不妙了。算了,通宵看守也算有价值了吧。

 

在太阳照射着无人的车站,乘车的高峰时间就要来临的时候。

背着书包的人影出现了。紧张地靠近储物柜。

从冈部的位置来看只能看到后背,而且那个后背也几乎被双肩背包隐藏着。

少女碰到存物柜的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会,然后一口气打开了储物柜。待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突然变得满心欢喜,这点就算只看背影也明白。少女将毛绒玩具取出,紧贴在脸上,看到这情景的冈部,心里感觉很温暖。

Reading Steiner还是没有发动,世界没有改变的感觉。

即便如此,冈部还是打心底觉得能找到毛绒玩具太好了。


-9-


“因此我宣告,玩偶没出差错地回到失主身边了。”

下午的研究所。

冈部揉揉惺忪的睡眼,把这件事告诉集合的labmem。

“小冈伦,辛苦了。”

“啊,我也有事报告。”

琉华红着脸举起了手。

“哦,有什么事?”

“那个孩子今天来神社了。带着那个玩偶......好像是来说谢谢的。真是太好了,冈部师傅。”

“嗯、嗯。”

《其实不必说D-mail或是未来的指令什么的,直接拜托我们就好了》

“不、不要搞错了啊。我才不是为了什么小孩子的幸福才这么做的啊!”

“傲娇辛苦了。”

冈部无视桶子的话继续说道。

“我只是为了将世界从毁灭中拯救、再投身进新的毁灭与混沌之中,才会去送毛绒玩具的。只要是为了同一个目的,烧了扔了也无所谓!”

“诶,小冈伦,不可以烧掉啊。”

“如果必要的话,我会的!”

“说起来,这个作战叫什么来着?”

“哦哦,你作为助手的自觉终于萌发了吗?是名为‘独眼之神的叹息’作战(Operation Grim Odin)!”

“谁是助手啊!我查了一下......北欧神话的奥丁,是圣诞老人传说的来源之一呢。”

“““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

“没错,虽然只是许多传说中的一个,这种说法也是有的。也就是说......”

“小冈伦,当圣诞老人的作战?”

“不是!”

“在八月做这种事啊,很像性格扭曲的冈伦嘛。”

“不是!”

“凶真师傅,好帅!”

“都说了不是了!是因为奥丁神具有看穿未来的能力才那么取的......”

“说到底就是想改变世界吧,你要这么说倒也是可以。”

“就是这样的。”

“那么谢礼就拜托了。”

“为什么这样了!?”

“帮助圣诞老人的话免费也没关系,如果不是的话,那我就要谢礼。可以的吧。”

“......”

冈部咬牙切齿,心里完全没数。这种状况下无论说什么,听起来都是借口吧。

这时,救援从意想不到的方向来了。

“牧濑氏,不要太欺负冈伦了哦。”

“桶、桶子!我的右手啊。”

罕见的救援船让冈部感动至极。

“等、冈伦,脸太近了。”

“好吧,抱歉了。先不管起因如何,获得好的结果还是很重要的呢。”

红莉栖看着这两人点了点头。

“知、知道就好!”

“小冈伦和小克里斯关系很好呢。”

真由理总是在毫不在意的状态下投下爆炸般的发言。

“的确......是这样呢。”

琉华低头细语。

《甚至还令人羡慕》

“说、说些什么啊!”

“研究所的大家的关系这么好,真由喜很开心。”

“哼哈哈哈!被庸俗的友情所禁锢,你们以为我凤凰院凶真只有这点器量吗?”

破罐破摔地叫着的冈部,瞥了一眼红莉栖,马上甩过头去。

“我、我和这家伙可......”

“套模板辛苦了。”

对于桶子的小声嘀咕,红莉栖还以绝对零度的视线,真由理“算了算了”想要打破一触即发的气氛,冈部朝着别处咳了几声。

这么不妙的气氛,在下次的D-mail来临之前一直持续着。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