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命运石之门:线性拘束的镶嵌性(第二章:乱真戏法的备忘录)  

2016-11-01 21:22:27|  分类: ┖石头门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乱真戏法的备忘录(Illusionary memorandum

 

    -1-

 

20??/??/?? ??:??

 

可恨的大脑。这种原始的情报处理系统令人憎恶。脑内物质也好,感情也好,都不需要。渴望大脑能针对目的特殊化。真想把脑髓、灰质、白质、前额叶、基底核,一个不剩地剜去全部换成芯片。

所有的计算,都指着一个方向。那就是最优解,除了执行以外别无他法。知道是可怕的。恐怖。悲伤。愤怒。一切都是无用的。真想全部消除。

失败,是不允许的。

 

    -2-

 

2010/08/04 09:32

    

“啊,是我。有重要的报告。你问有没有确保线路安全?愚蠢,你在和谁说话。身为凤凰院凶真,怎么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白衣男子带着炯炯有神的目光,对着手机继续说道。

“都到齐了啊。你问是什么?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同志了。来自历史的黎明而不曾聚集起来的五位labmem,如今正集结于此。”

白衣男子在屋内到处走动,鞋子发出戛戛的声响。那步伐朝着一旁专注着电脑、把椅子弄得吱嘎作响的富态男子靠近。

labmem No.003——自然是桶子。我们实验室的骄傲——超级呵客!”

“不是呵客,是黑客啊。”

被称作桶子的男子头也不回,用平淡的口气说道。

“然后,是喜欢cosplaylabmem No.002——椎名真由理!”

面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织东西的轻盈少女,白衣男子说道。

“嘟嘟噜? 我是真由喜。喜欢的不是穿而是制作哦。”

在真由喜一旁叹着气的是,眼神锐利的红发少女。

“新加入的labmem No.004。我的助手。”

“不是助手!”

“来自冥府的、复苏者(The Zombie)。”

“谁是僵尸啊?”

“还有个名字是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至少统一一下称呼!还有,不准叫Christina,我叫红莉栖(kurisu)!”

红莉栖气息凌乱地反驳。真有理温柔地抚摸着红莉栖的后背。

“再来是!”

“无视吗!”

白衣男子转向背靠墙壁、略显阴沉的女性。

labmem No.005——闪光的指压师(Shining Finger)!”

被叫着奇妙代号的女性眨了眨眼,低着头、指尖在手机上滑行。

“如此这般的人才齐聚一堂,无需多言、这必是‘最终试炼的开端(Apocalypse Now)’。背叛者(Judas)?当然,也是有可能的吧。并没打算轻视黑暗势力。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恰恰是个好机会。不可大意、窥探逆袭的机会才是最好的战术。不要急躁。我们马上就会行动。竖起耳朵听清风吹草动。啊啊,那么再会了。El Psy Kongroo。”【注:Kongroo取自英文版石头门】

伴随着奇妙的话,男子关上手机转过身来。

“谁是犹大啊!”红莉栖气不打一处来。真由理见状温和地调解。

“也差不多该冷静点了,克里斯蒂娜。”

“是是,奉陪你的妄想的我真是个笨蛋。”

“哼,被赞为神童的复苏者(The Zombie),看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啊。微不足道的妄想和被隐藏起来的真实,傻傻分不清啊!”

男子身子后仰,从腹部发出哈哈的大笑声。

“谁分得清啊!”

“当然分得清!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我是——”

男子猛地将手臂在眼前交叉。

“疯狂的Mad Scientist——凤凰院凶真!”

男子摆出招牌动作放声说道。

完美的时机,完美的造型,自信满满的台词。labmem们叹气看着这样的凶真。被称作‘闪光的指压师’的萌郁还弄不清楚状况,东张西望着。

“啊,是萌郁小姐吧。这家话的话不必当真也可以的。”

“中二病辛苦了!”

红莉栖和桶子一副早就习惯的口气说道。

“居然说是中二病!所以说你们这些凡人啊!”

凤凰院凶真——本名冈部伦太郎、哼声一笑。与自信满满的表情相反,冈部的脸颊流下稍许的汗水。

 

-3-

 

这里是秋叶原、未来道具研究所。虽然冠以研究所之名,但实际上租借是楼房2层的大学生发明团体。

成员包括:冈部伦太郎和发小椎名真由理;冈部高中时的朋友——桥田至,绰号桶子。最近,来自美国维克多·孔多利亚大学研究院的18岁才女——牧濑红莉栖,还有在编辑部工作的桐生萌郁也加入了这里

IT或电工学方向,学生们凭借着灵活的想法创造出划时代的新产品已是家常便饭,由此开拓出新的商业领域的人也不在少数。

然而未来道具研究所的作品,与那些革新的发明却划清了界限,就是说从来没有赚到过钱!

其中的代表作有、未来道具2号机——竹蜻蜓摄像机。这是在竹蜻蜓里装上CCD摄像机、通过人力实现空中摄影、划时代的项目。不过拍摄下来的画面因为高速旋转的关系,让人无法直视......

就算这样,这个竹蜻蜓摄像机也还算未来道具中比较成功的一项。

未来道具8号机——电话微波炉(暂定)也是平凡的发明品中的一项——本应该是的。

“哼,无论你们如何否定,也绝不可能将labmem的睿智、和从中诞生的‘超越了时间通往乡愁的旅路(Nostalgia Drive)’给否定掉!”

“只不过是偶然而已吧常考。还有,不是什么乡愁,而是‘D-mail’吧。”

 

D-mail。那是完全偶然产生的、能逆行时间发往过去的手机邮件。

电话微波炉(暂定)本来是将手机强行连接到微波炉上、能通过电话远程操作微波炉的道具。但是微波炉运转时发送邮件的时候,竟然出现了可以发送到过去的情况。然而!

“无法再现的东西,不能称为科学。”

红莉栖断言道。D-mail发动的时候微波炉冒出大量火花,产生了能使地板塌陷的巨大重力。但是,也有不发生这些情况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样的差别,现在还没有查清楚。

萌郁对大家的议论无法取舍,在自己的手机上高速地输入着什么。

“小冈伦,萌郁小姐很困扰呢。”

看到萌郁那样,真由理插话了。

“嗯?”

冈部看着自己的手机。无数邮件发了过来。困惑的颜文字排成了一列。

“真是的,人就在眼前,直接用嘴说不就好了,闪光的指压师。”

萌郁好像有对人恐惧症,基本不能面对面说话。但相对地,能够以惊人的速度写邮件。发现这点的冈部,于是就给起了“闪光的指压师”的代号。

“真由喜也想看啊!写了什么呢?”

“知道了知道了。嗯、《D-mail、是冈部君说过的时间机器手机吗?》。”

D-mail啊,可是能发往过去的邮件哦。”

“嗯、《好厉害,这是真的吗?》。还用说吗,当然是真的。我凤凰院凶真不会说真实以外的事。又发来了吗?什么什么。”

“等一下!借我!”

“干什么,助手!”

“我们也想看啊,发给冈部的邮件,让大家都收到可以吗?”

萌郁点了点头。

“萌郁小姐,你的手机也稍微借我一会。”

听到这话的萌郁,盯着自己的手机犹豫了好一会儿,慢慢地把手机递给了红莉栖。

红莉栖操作着双方的手机。

“好,群发设定完成。这样就不需要冈部一封封的念出来了。”

萌郁接过递回的手机,抱在胸前。

“嗯,挺细心嘛。保持这个状态再接再厉啊。”

......你干嘛这么得意?”

“要是认真你就输了哦。”

“小冈伦,接受了别人的好意,要说谢谢的哟!”

“哎——知道了。谢了。待会改回来啊。”

被桶子和真由理插话,冈部这么说着目光回到手机。上面写着困惑的颜文字和《到底D-mail是真的吗?》这句话。

“这个嘛,也只有冈部这么说而已呢。”

“你说什么!不是靠D-mail的力量预测未来、赚到彩票的奖金了吗?”

《真的?好厉害!》

“只有冈伦一个人这么说呢。”

“话说回来,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助手,不是你说的吗?”

“什么啊?”

“你说可能对时空造成负面影响,要我取消掉不是吗!”

“我才不知道呢!”

“取消了当然不记得了。”

“原来如此......喂,那为什么你会记得啊?”

“这正是能记忆变化的时间线的吾之能力——Reading Steiner!哼哈哈哈!”

两手交叉冈部。

“真是没话说了......

叹气的红莉栖。

Reading Steiner??》

“这家伙的妄想,萌郁小姐不理他也可以的。”

《妄想?游戏吗?》

“就是这样哦。”

“喂,等一下、你们!”

《也是呢。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机器呢?》

“就是这样呢,不过电话微波炉的放电现象还是要继续调查。”

红莉栖的话结束了今天的集会。

 

-4-

 

“能听到吗?机关的妨害比预想的要严重。我们labmem正在遭受精神污染电波的侵袭。但是,这点程度的抵抗的话......

在还要工作的萌郁回去之后,冈部一味地通着电话。

看到这种情况的真由理,稍稍叹了口气说道。

“小克里斯、桶子君,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小冈伦呢?”

“别、别说傻话。吾之名不是什么冈伦,是凤凰院凶真!”

“都是冈部不好。”

“本来发现D-mail的时候,大家不是说好了要暂时保密的吗?”

“能改变过去的力量什么的,万一公诸于世的话,无论哪个国家哪方势力都会想要的吧。不爆发全面战争才怪呢!”

实际情况、D-mail的力量是货真价实的,冈部改变过去、中了六合彩也是确有其事。抱着玩笑的心态选了一等奖、结果真的中了,心里害怕的冈部听取红莉栖的劝告,再发送了一次D-mail,改成了没有中奖。

在这种情况下明确了一件事:改变过去使现在发生变化的时候,除了冈部以外、周围人的记忆整个发生了替换。

冈部主观上的晕眩之后,出现在变化了的现在。因此,中六合彩的证据只存在于冈部的记忆之中。

至于为什么只有冈部还残留着记忆,而其他人的全都消失的理由,现在还无法判明。不过,冈部自己将这份能力称作Reading Steiner”。

不管怎么说,自那以后,D-mail的事就决定禁止向外人说起了。

“虽、虽然是那样没错......但是闪光的指压师是labmem所以没有问题吧。”

“反正是自言自语被听到而心里不安,结果明明没听到却硬要告诉对方,为了隐瞒这点才邀请人家加入labmem的吧。”

“说、说、说的就好像你看到了一样!”

说中了。

“所以,虽然有些对不起桐生氏,D-mail的事还是当做冈伦的妄想吧。”

“嗯——”

“真由喜对这种事,不太擅长......

“明白的,但是拜托了。”

看着红莉栖合掌拜托,真由理也只能苦笑了。

“嗯,我也理解小克里斯想说的话,所以我会拉上嘴巴的链的。”

看到真由理笑了,红莉栖、桶子和冈部都松了一口气。那是只要看一眼就能放松身心的笑容。

“啊,冈部的记忆里,‘另外的我’说过D-mail有改变时空的危险的吧?”

“没错。‘即使是微小的过去改变,也有引起蝴蝶效应的可能性,最糟的情况,宇宙本身都有可能消失’,你是这么说的。”

“说得真好,不愧是我!”

红莉栖露出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和摆造型时候的冈部很像,不过本人没有注意到。

“那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吗?”

“研究还是要的,尽可能慎重地进行吧。改变过去什么的免谈。明白吗?”

“嗯——因为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Steins Gate)的选择啊!”

冈部这么说着严肃地点了点头。

 

如果是疯狂的Mad Scientist——凤凰院凶真的话,会因“世界的崩坏”这样的话而热血沸腾的吧。但是名为冈部伦太郎的男子意外地有常识,改改说话方式就是个小市民。

虽然常常公然说出“揭露遮蔽着世界的虚假构造,解放名为‘真实’的混沌”这样的话,但是丝毫没有强迫朋友或是家人做出牺牲的想法。

因为相信牧濑红莉栖的物理学知识,既然红莉栖说D-mail对改变过去有危险性存在的话,那冈部应该不会强行做下去。

正因为如此,第二天醒来的冈部看着自己的手机收到的邮件,才会感到十分惊讶。

每六个文字间断发来的邮件共计三封。日期是三天后的未来。那是货真价实的D-mail

 

标题:无

From:凤凰院凶真

8115:44

 

任务开始。邮

件的指示必须

严格的遵守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