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ふ笼苞、动漫社"

我依然爱你,我只是不喜欢你了。

 
 
 

日志

 
 

【小说】数码兽驯兽师1984  

2011-02-12 10:19:00|  分类: ┠数码兽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文译者:御風ツバサ
中译本地址:百度数码暴龙吧

译者的话:

中文版《数码兽驯兽师1984》是译者在2009年夏天仓促翻译的,谬误不少。值此DT十周年之际,译者重新校对了两年前的译文,以方便驯兽师爱好者阅读。转载请注明本人信息,不过估计也没啥人愿意转载吧……

带插图PDF版本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365145.html

有错误欢迎直接发消息给我~多谢各位~


----------------------------------------------------------------------

Digimon Tamers 1984:The Story of When “the Story” Began

数码兽驯兽师1984:“故事”源起的故事

徳間書店「SF JAPAN」VOL5?真夏号 文:小中千昭 イラスト:渡辺けんじ

中文翻译:御風ツバサ

 

仅仅只是十月伊始而已,天气便冷得仿佛深冬一般。在这片海湾地区土生土长的她,也始终无法适应帕罗奥多(Palo Alto)[1]的鬼天气。

她推着购物小车,穿过购物中心停车场向她的车走去,猛然意识到自己忘了买室友杰姬(Jackie)拜托的杂志增刊(Supplements)。想要赶紧躲进车里避风的她,在停车场中心停住脚步,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候,一辆有些年头的旧道奇车吱吱扭扭地摇晃着,停在了她面前。

“你好,你是黛西(Daisy)吧?”

一位年轻的日本男子(也许是中国人?)友善地对她微笑。

“别那样叫我。还不认识你呢,我可不一定能容忍你用一个我或许不喜欢的昵称来称呼我。”

“啊,很抱歉。我是麦考伊研究所(the McCoy Research Facility)的李镇宇(Zhenyu Lee),你可以像大家一样叫我道(Tao)。”

麦考伊?那个没完没了的嬉皮士(Flower Child)罗伯?麦考伊(Rob McCoy)?

她有些吃惊。这个彬彬有礼的亚洲男子似乎与她印象中麦考伊教授的那些合作者们相去甚远。

“好吧,道。你是不是需要我帮忙呢?”

“当然了,这正是我一直在找你的原因。”

“找我?”

 

道找寻她的目的是邀请她加入他们,加入麦考伊教授的研究所。

她所了解的麦考伊教授只和那个流言有关:高中时期的他,在夏威夷与他自己的偶像约翰?C?里利(John C Lilly)[2]还有海豚们共度了一段时光。简言之,他的研究与她的学术领域完全不存在交集。

她愿意去与他们谈谈,其实只是因为她对道的淳朴作风完全没有抵抗力而已。然而很快她便会得知,道已经与一位日本女性结婚了。第二天下午,她抵达了麦考伊研究所——距离她就读的大学校园不远的一座L型楼宅。。

这座建筑明显处在改造为研究所的过程中,计算机主机和终端都尚未安装妥当。一盒盒未分类的文件乱七八糟地堆满了整个地板。

“黛西,你来了啊!”

一看到她,道的脸上便浮现出亲切的微笑。这儿还有其他一些学生。比如巴别(Babel),刚刚开始大学生涯的黑人青年;还有科莉(Curly),拥有让人惊叹的美貌的印度女性。显然还有一位日本学生也参与了这个项目。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研究焦点。巴别搞理论物理,科莉专攻量子理论,道则是通信语言。对黛西自己来说,她研习软件和机器人。她的昵称来自著名的人工智能“哈儿9000”(HAL9000)在弥留之际吟唱的歌谣。

他们唯一的相似点是,各自的学科均不属于流水作业的范畴。那么究竟为什么他们聚集在麦考伊研究所呢?这激发了她的好奇心。

终于,麦考伊教授出现了。他与她想象中的他并无半点相似。尽管大量使用70年代的嬉皮士语言,但他并非身着扎染衬衫(Tie-dyed Shirt),也并未在她自我介绍时秀出V字和平手势(Peace Sign)[3]。

与麦考伊教授交谈的过程中,她得知他师从里利博士就是在此地,西海岸,而不是在夏威夷。麦考伊本人也从未与海豚进行过接触。但他们还是叫他“道尔芬”(Dolphin)。

“这些昵称听起来让人觉得你们是帮派组织之类的。”

“也许是这样吧,可是啊,我们就快要成为帕罗奥多最热门的小组了。”黑人青年巴别伸着懒腰说道。

“我们做什么呢?”

“尝试构建一个新的世界。”

“啊……?”

科莉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漂亮的黑色马尾轻轻摇晃着。

一个新的世界?她指的是某种模拟(Simulation)吗?

麦考伊——道尔芬——做出了回答。

正是如此,他们从事创世的模拟。但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在于,新世界将存在于网络(Network)之上。他们尝试缔造的“生命体”(Creatures)则是绝对的原创(Original)。

借助人工智能创造生命。第一个人工智能社会将于1987年诞生。麦考伊小组在那之前三年成立。

 

黛西觉得,与道不同,“那个人”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他留着及腰的长发,鲜有情感表达。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有时会神秘地自说自话。

他只关心如何从外部世界监视网络上的那个世界。她不知道谁给了他“涩果子(Shibumi)”这个昵称。她想,这大概带着些禅(Zen)意吧。

她很快便和大家成为了朋友,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需要做的事。

“创造生命绝非易事。尽管我觉得真正的上帝没遇到什么麻烦。”

被他们自己称作“野生小组”(The Wild Bunch)的这个年轻的组织,一边吃着中餐外卖,一边探讨他们的流程与目标。

他们对数字生命有一个模糊的图景,却无法弄清楚真正的原初生命应当是什么样的。

涩果子坐在离大家稍远的地方专心吃着炒面,突然说道:“我小时候常常自己幻想各种怪兽。”

“怪兽?像哥斯拉(Godzilla)[4]和填充玩具(Stuff)那样的?”

“不,嗯……也可以这么说吧。电视上常常出现的那种填充玩具。”

“我想孩子们一定很擅长这种事。”

一直静静倾听着的道尔芬猛然站了起来走向电话。

“是我。基思(Keith)在家吗?哦,还在上课啊。肯定的。好吧,他到家以后……算了,我现在就回去一趟。”

“道尔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道尔芬露出了有些局促不安的微笑,拿起自己书桌上的照片给众人看。看到基思的人一眼就认得出他是道尔芬的儿子。

“让基思来帮我们做些设计,你们意下如何?”

“好主意!一个孩子才不会管什么人工生命应该是什么样的,说不定能想出些新奇独特的点子。”

“怪兽……那的确是我们尝试去创造的东西。”

由此,野生小组尝试创造的人工生命,被称作数码兽(Digimon)——数字怪兽(Digital Monster)。

 

道尔芬十岁的儿子乐此不疲地画出了一只又一只数码兽。他是个狂热的游戏玩家,依据数码兽的属性给它们分类,甚至为衡量它们的能力和生命力划定了数量等级。

考虑到早期的人工生命,如冯?诺依曼(Von Neumann)[5]的元胞自动机(Cellular Automata)[6]和康威生命游戏(Conway’s Game Of Life)[7]等,均脱胎于计算机游戏,道尔芬认为数码兽利用电视游戏的某些特质也是自然而言的事。

观察着基思的画作,道意识到,数码兽们可以被分为前、后成长阶段(Pre- and Post-Pubescent)。基思也许并非有意为之,但道觉察出数码兽在成长过程中,可以继承其前种形态(Form)的特征。

他坚持认为进化的形式对他们努力创造的这些人工生命形式,即“数码兽”来说是必须的,于是他开始创造一种相关的运算法则(Algorithm)。

“可是如果我们现在安排好进化的必要元素,会不会预先计划太多了?”

“是啊,道。凡事皆有因果。”

“我同意必须有基本原理(Foundation),但我并不认为数码兽的进化仅仅是载入对手的资料、吸收对方的成分然后变强而已。”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赋予他们形态和基本行动。我不知道它们可否被称为生命,但一定还需要一些东西。可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涩果子一直安静地在一台计算机前工作。他背对着大家,头也不回地说:“隐德莱希(Entelecheia)[8]。”

众人都吃惊地看着他。

“那是什么?”

“我想……是亚里士多德(Aristotle)提出来的什么吧?你想说明什么,涩果子?”

“我是说,我们在探讨加诸生命于非生命的外部力量。没有必要将它赋予将要诞生的数码兽。这个世界里不缺少它。”

“这个世界?”道苦笑着望向涩果子淡漠的表情,“数码兽只能生存在它们的世界里,和这个现实世界并没有任何联系啊。”

涩果子沉默了。

 

小组的成员回归了各自的研究。

在给道提出建议的同时,黛西也继续着自己的项目:寻找连通现实世界和网络的接口。

她理想的数码兽[9]与阿伦?凯(Alan Kay)[10]预言的Dynabook(今天的话叫笔记本电脑)有几分类似,完全无线,可以随时联网检索信息。凯最初关于Dynabook的设想,是让小孩子可以在野外使用它们。

那意味着即使是小孩子也能操作的简洁物件。但黛西认为不止这些——它蕴含着孩子的单纯与网络的未开发区域极高的契合度。

?

 ?

她将自己的网络接口(Network Interface)称为方舟(the Ark)。她寻求的是一种让人觉得自己身处网络之中(而不是只能远远地观望)的物件。

终于,道尔芬完成了核心数码兽程序“数码核”(Digicore)。最初的数码兽降生在野生小组的主机里。

 

1985年初夏,道尔芬实验室里安装了一台可以观测数码兽的世界的终端。随着时间的的推移,野生小组的实验渐渐吸引了相似学生和研究机构的目光。现在,他们开始频繁现身于道尔芬实验室里,关注实验的进展。

数码兽依然只是由小圆点表示的代码,但它们的确是自主的,拥有生存的欲望,并勇于同那些比自身庞大的数码兽作战。

正是这时候,他们为不同种类的数码兽起了名字。规则很简单:一个描绘这只兽的单词,简写后在词尾加上代表怪兽(Monster)的“兽(mon)”的词缀。亚古兽(Agumon),狮子兽(Leomon),恶魔兽(Devimon),等等。显而易见,这也是基思的主意。

道尔芬的家在研究所大约两个街区开外,但他在自家的终端和实验室之间架设了电缆(自然是违法的),以便在家中观测数码兽。当然,这对他的妻子和基思都是一个冲击。

对基思来说,这是因为他意识到野生小组并不是属于他们自己的研究机构。他们更专注于改善系统和测试新的算法,而不是观察数码兽。更重要的是,基思显然是在数码兽之上倾注了最多注意力的人。

“爸爸,出了一件怪事。”道尔芬从实验室回来,踏入家门的时候,基思说道。

“怪事是指什么?”

“你看!”

道尔芬看向观测数码世界的监视器。

加鲁鲁兽(Garurumon)、古加兽(Kuwagamon)和其他一些数码兽正忙于彼此的战斗。但道尔芬在屏幕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只不熟悉的数码兽,它似乎正在盯着他看。

“这只是什么数码兽?”

“我不知道……”

也难怪基思会为难。尽管所有数码兽的设计都是由他做出的,但它们已经被翻译成了点阵(Dot Matrix)并转换成了代码。有些辨认起来挺容易,但对另一些来说,从它们身上看到最初的样子几乎不可能。

“嗯,好了,不同的数码兽太多了,与其他数码兽行为有差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这不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吗?走吧,去吃晚饭吧。”

道尔芬和基思一起走向厨房,没有再去考虑这只一动不动的数码兽,只是放任它在屏幕里,静静地、目不转睛地看向外面的世界。

 

道尔芬、科莉、巴别和道都回去以后,黛西留在实验室里,在一次次尝试与错误中书写方舟的程序。

书桌上的一台监视器显示着方舟的程序流程(Flowchart),另一台则是数码世界的情况。那只直直地看向现实世界的数码兽也出现在她的屏幕上。看到它,她笑着招招手。

差不多也该回到自己的研究上去了。她已经从一个年轻的嬉皮士那里,获得了一家有前途的个人电脑公司的offer。他邀请她在毕业后加入这家公司,可她必须先拿到博士学位。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耗费在数码兽上了。

正因为如此,她急切地想要完成与数码世界进行沟通的媒介——方舟。道已经最终完成了进化算法而且尽全力帮助了她。可是,他们依然没有发现允许两个世界沟通的突破口。

距离二十一世纪,还有为数不多的年头。

在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二十一世纪还是遥不可及的未来。她的昵称来自的一部电影,它的故事正是在二十一世纪的起点发生的。2001年在黛西心里有着特殊的位置。

那一年她就三十岁了[11]。她甚至无法想象那时的自己。会结婚吗?会有孩子吗?那时候研究的又会是什么呢?

她体验到了兴奋感,还有一种模糊的不确定性。过了一会儿,当她意识到自己在做白日梦时,已经十点多了。还没告诉室友自己会晚归——她拿起电话,可是拨号音没有适时响起。

“真奇怪,出了什么事了?”

实验室里的电话都无法使用了。

她瞬间意识到实验室与校园的距离有多远,意识到与屏幕中数码兽相距甚远的自己有多么孤独。她叹了口气,无力地滑倒在椅子里,就像睡着了那样。似乎有神明的声音对她说,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她理应站起身,拿出车钥匙,然后离开。

可是,就在这时候,噪音打破了这份寂静。

“唔,什么!?”

像是什么东西尖锐划过的巨大声响。黛西向房门望去。有谁在那里吗?

她轻轻地离开了椅子,慢慢地走向房门,靠近听着。风扇的动静太大,基本听不清什么声响。谁在恶作剧吗?是巴别?

她打开门,却只看见了停车场闪烁的灯光。温暖的夜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站在那儿,环顾四周,直到脸颊凉下来。

什么也没有。是该回家了。这样想着,她转过身去,却撞见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门外侧深深的痕迹——就像是,什么巨大的野兽用利爪抓过一样。她闪身进去锁上了门,屏住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

帕罗奥多没有会留下这样的抓痕的野兽!至少她并没有听说过。但显而易见,那是爪痕!来不及思考,她冲向屋子的中心。靠墙站实在太危险了。

她又尝试去播电话——还是不行。但网络——连接实验室主机和校园的网络——依然在工作。

黛西冲向键盘,飞速敲了封电子邮件并发向所有的校园地址。一定有什么人能看见的。

她猛然瞥到了临近的显示器。

“呃……?”

什么东西不见了。本该在右下角的那只数码兽,那只曾看着她的数码兽不见了。

黛西打开全景窗口开始观察数码世界。它们的世界已经在网络上飞速扩展。毫无疑问,很快便会出现寒武纪般的生命大爆炸。

但现在还有机会,可以同时看到这整个世界的全貌。到处都找不到那只陌生的数码兽。她观察着代码的方格(Grid of Code),遂而意识到有一个聚集了大量数据的点。她将视窗移向此处。L型的区域简直再熟悉不过。那太像道尔芬实验室了。

“真见鬼!”

由点表达的,位于L型区域的数字生命体。莫非,这是我?

耳边传来了鸣声。她知道自己必须赶紧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根本不想知道。她的思维冻结了。

她看到的并非是L型区域,而是它的外部空间。四下移动的是有半栋楼大的点阵。她听到了类似动物低吼的声响。她转过身,窗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她必定看不到。她怎么可能看到呢?她怎么可能看到那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但这时,建筑吱吱嘎嘎地摇晃起来。那头动物正倚着屋顶晃动着整个建筑。黛西尖叫着捂住了耳朵。头顶的灯光剧烈地摆动着。巴别的键盘和一沓沓纸从桌上掉下来,落在地板上。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不是我在探究的东西啊!

虚拟世界怎么可能渗透到现实世界中呢。

这只是我的想象而已……

黛西将那台察看数码世界的显示器撞到了地板上。

她毁掉了一台又一台显示器,后来,又打开地下室的门,跳下楼梯去切断主机电源。一片寂静。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声回响在房间里。忽然她听到了门上的又一声巨响。

她捂住耳朵蹲下来,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她告诉自己这只是梦,这是自己的想象而已。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胳膊,她高声尖叫起来并试图逃走。

“振作点,是我!”

“涩果子……”

他总是一副淡漠的样子,但此刻他严肃地盯着她。

 

校警将这个夜晚的事件解释为海啸袭击。但野生小组的成员们并不相信。

数码兽的进化依旧持续着,但那天夜里一些数码兽从主机里消失了。野生小组担心病毒会破坏网络,因此他们对这些消失的数码兽无能为力。

他们的实验继续着。可是1986年,日本赞助商提供给他们的资金用完了。道尔芬尝试用自己的钱支撑研究的运转,但这并不可行。最终,这个项目被废止了。在已经清空了的实验室里举办了小小的告别派对。

“对了,涩果子呢?”

显然这个淡漠的日本男子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黛西怔怔地看着他的桌子,眼前浮现了他背对众人坐在那里,安静地维护着网络系统的身影。

放在那张桌子上的是一张装在蓝色封套里的五英寸软盘。

 

六个月以后,她在一家个人电脑公司做图形用户界面(GUI)开发时,收到了一封署名为一个熟悉昵称的电子邮件。

那是道写来的。他和早在学生时代便与自己成婚的日本妻子一起定居日本,受雇于一家竞争对手计算机企业。

“很长时间没人叫过我黛西了。”读着这封信,她的唇边漾起了微笑。

“最近怎么样?还记得涩果子留下的蓝色软盘吗?我当时立刻就看了它,但并没考虑清楚是否应该告诉别人。然而,那件事毕竟发生在你身上,所以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

黛西迟疑了一下,没有读下去。涩果子那天夜里救了她,扮演了她的武士。他究竟做了一些什么事呢?

“显然涩果子并不仅仅专注于自己的研究。他向我的进化程序中添加了一些算法,那就是隐德莱希。”

进化?

现在想想,他曾经说过一些事,关于数码兽在现实世界中进化的关键。在邮件最后,道说自己已经六个月没有涩果子的消息了。

黛西告诉自己,数码兽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但是,数码兽以一种她无法预料的方式传遍了全世界。

网络上的数码兽资料成为了公有领域(Public Domain)。

后来,一个日本玩具公司在他们的便携式游戏中使用了这些数码兽。它们在全世界孩子之间迅速流行起来。

 

一天,在购物中心买东西时,她与一个玩着蛋状便携式游戏的孩子擦肩而过。她想到,曾沉溺其中的那个项目,方舟,向现实又迈进了一步。

但是,自那以后,她并没有再次想到数码兽。

 

此刻,时光还并未抵达2001年。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吗?

 

译者注:

[1]帕罗奥多(Palo Alto):美国加州城市,人口约6.2万,位于旧金山湾区南部的圣克拉拉县境内门罗帕克市与芒廷维尤市之间。是硅谷的中心,斯坦福大学的所在地。

[2]约翰?C?里利(John C Lilly):全名是约翰?坎宁安?里利(John Cunningham Lilly),美国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哲学家和作家。是知觉研究的先驱,加州反主流科学家联盟的接触成员,海豚是他的研究媒介。SF电影《Altered States/灵魂大搜索》即来源于他和他关于知觉的异境(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的研究。

[3]扎染衬衫(Tie-dyed Shirt)与V字和平手势(peace sign):二者都是嬉皮士(Hippie)的标志。

[4]哥斯拉(Godzilla):即ゴジラ,著名的日本怪兽。

[5]冯?诺依曼(Von Neumann):现代计算机之父,博弈论的创始人,人工生命的理论先行者。

[6]元胞自动机(Cellular Automata):简称CA,也有人译为细胞自动机、点格自动机、分子自动机或单元自动机。是一种时间和空间都离散的动力系统。

[7]康威生命游戏(Conway’s Game Of Life):是英国数学家约翰?何顿?康威在1970年发明的元胞自动机。

[8]隐德莱希(Entelecheia):活力论,指关于生命本质的一种唯心主义学说。又名生机论或生命力论。它主张有某种特殊的非物质的因素支配生物体的活动。

[9]这里的数码兽译者以为指的应该是DigiVice,因为前段提到的并非Digimon而是接口。

[10]阿伦?凯(Alan Kay):Smalltalk面向对象编程环境语言的发明人之一,面向对象编程思想的创始人之一,是笔记本电脑最早的构想者和现代Windows GUI的建筑师。曾获得2003年图灵奖。

[11]这里必须说的是,黛西的年龄设定应该存在问题吧?2001年30岁,1984年应该只有13岁而已。这时候就博士学位……有点不太合理。四十岁还合适些,怀疑英文版有误。

 

附录:

◆野生小组/The Wild Bunch成员资料解析

此处资料由都城の夜整理,来自维基百科和小中千昭的系列构成网站。

 

本名:罗伯?麦考伊 (Rob McCoy)

代号:道尔芬(Dolphin)

代号来源:麦考伊师从以对海豚的研究著称的里利(Jonh.C.Lilly)教授。尽管他本人并没有与海豚接触的经历,还是被大家叫做道尔芬。海豚是和知觉(Consciousness)研究直接相关的。

简介:帕罗奥多大学(Palo Alto University)的教授,野生小组的组织者,因为求学于里利教授的关系,被外人以为是一个具有嬉皮士特点的人,其实不然。儿子名叫基思(Keith)。是爱丽丝(Alice)的祖父。

注:所谓的帕罗奥多大学,原型是位于美国西海岸加州帕罗奥多的著名学府斯坦福大学(Stanford)。

 

本名:水野悟郎 (Mizuno Gorou)

代号:涩果子(Shibumi)

代号来源:Shibumi/渋み,名词。这是一个有关简洁、微妙、不引人注目的事物的美学意向的日语词汇。所指非常广泛,并不限于艺术和时尚领域。我以为这里指的就是水野淡漠、一元化的性格。不知如何翻译比较准确,姑且按照台视的译法,涩果子。

简介:留着及腰的长发,总是很淡漠的日本男子。提出了“隐德莱希”思想并亲自实践,是DT1984中数码兽事件发生的关键人物。在小组解散后似乎仍进行着自己的研究。

注:动画中涩果子的声优是诹访太朗,这是一位从未担任过声优的老牌日本演员。涩果子这个角色的设计者,脚本まさきひろ和小中千昭都认为诹访太朗先生的形象和涩果子很类似,所以极力邀请他出演。(照片)

 

本名:李镇宇 (Li Zhenyu)

代号:道(Tao)

代号来源:Tao指的应该是道家学说的“道”。

简介:待人温文、彬彬有礼的香港青年,和妻子柳濑麻由美在大学时就已经结婚,野生小组解散后移居日本。负责数码兽计划中的通信语言部分,主张“进化”的形式。

 

本名:雷?艾西瓦娅 (Rai Aishuwarya)

代号:科莉(Curly)

代号来源:未知

简介:拥有漂亮长发和惊人美貌的印度女性,研究领域是量子理论。后来成了帕罗奥多大学的教授。

注:维基兽上的说法是,科莉后来在克苏鲁神话中虚构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Miskatonic University)担任助教授。但是,动画中显示科莉任教的学校是帕罗奥多大学。

 

代号:巴别(Babel)(真名未知)

代号来源:圣经里的巴别塔。

简介:刚刚开始大学生涯的黑人青年,在小组中专攻理论物理。

 

代号: 黛西(Daisy)(真名未知)

代号来源:阿瑟?克拉克的科幻小说/电影《2001太空漫游》中的著名人工智能哈儿在被鲍曼摧毁前,演唱了制造者钱德拉博士教给它的《Daisy Bell》中的一段:Daisy, Daisy, Give me your answer do! I'm half crazy, All for the love of you!黛西即来源于此。

简介:帕罗奥多大学的学生,加入野生小组起初是由于对镇宇的好感。负责软件和程序设计,是D-Ark最初的设计者,第一次数码兽事件的亲历者。小组解散后在一家个人电脑公司开发图形用户界面。

注:根据“老板是个嬉皮士”这一细节推测,黛西就职的公司是苹果。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